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9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9)

这边的王也自然不知道诸葛青堪比当初他那般九曲十八弯的心思,他还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一脸愁苦地翻着淘宝,挑着下一个用南阳村夫的名义买给南阳村夫本人的哪都通快递。

  他买这些东西,一半是为了创造与诸葛青见面并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同时找准机会道歉用的,剩下一半便是配合道歉用来赔礼的。只是诸葛青态度坚硬,一点机会都不给,皮笑肉不笑的把他的道歉用轰然关上的门堵回了嘴里。那公式化的笑多久没见过了,冷淡又拒人之外,笑得王也心脏揪紧,嘴巴打结,一句解释的话卡成三句,结果还没说完半句诸葛青就不愿意听了,拿了快递消失在门里。

  剩了个王也,在温暖和煦的春风里凉了四分之三颗心,嘴角上挂着的笑抽了抽,然后一扁,出了一声叹。

  怎么办呢?

  很明显诸葛青还在生气,而且恼得很,火蹭蹭地烧了快一周还没熄。开着消防车过来的王也连道歉水管还没接上水栓,就被这火烧得面颊滚烫,整车的水箱都被蒸发成了空气。好在诸葛青还是个懂分寸知礼貌的人,没有直接把这水给掀了,干干脆脆地把王也扑了全身湿。

  王也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何况他看重与诸葛青之间的友情,早在知道诸葛青是个同性恋时,他就想好了,管他性向传统与否,管他是否要和自己出柜,这个朋友也要交下去。什么伦理观念,什么主流舆论,什么明星二代,王也都懒得顾忌,他就是单单纯纯地想交诸葛青这个朋友,珍惜这段难得一见如故的友谊。

  自己的房子里还留着诸葛青硬给他塞进来的东西,待在洗手间里的洗漱用品还是没用完的双人份,牙刷刚应这人的毛病换成了自动的;厨房里的厨具可以做个小型展览,诸葛青的收藏癖外加购物欲完美融合,展现着他的败家本领,还有三成没拆包装等着吃灰,三成用过一次等着临幸;摆在沙发和茶几下的零食全家桶,一个人可吃不完,还等着诸葛青边看电影边把它们一袋袋拆开,然后碎渣从嘎吱嘎吱响的嘴里掉落满地;衣柜里挂着的毛衫大衣和叫不出来名字的裤子鞋子,没有诸葛青的指点哪懂怎么穿出去;甚至于藏在冰箱上面的毛尖龙井,从他爹那里艰难抠过来的几两珍贵品,还想着用诸葛青院子里的茶壶泡出来,边晒着太阳边惬意地品。

  这些东西还在指望着诸葛青进行运作,买了没多久就没了核心人士的使用实在太浪费。尤其最后一条,搁在院子里的茶壶还是他花了好几千买来的呢,哪有不用上几次就吃灰的道理?何况还在诸葛青的家里,不和这人和好怎么才能用得上呢!

  王也是个务实的人,当然不能就这样让它们因为这件事被冷落,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错误操作被诸葛青冷落,所以他得不停创造机会。前面五次机会失败了,千千万万次机会站了起来。

  送礼也要投其所好,王也拐弯抹角地咨询了一番场外援助傅蓉,又加上自己对诸葛青的了解,硬是从众多产品之中选出了那么五样。他想着以诸葛青的聪明机智,应该早已察觉出来这些快递来自他的下单,应该能够感觉到他的诚意,应该能够稍微消了一点气,能听他说说话了。

  这个想法还是比较乐观的,王也只有五成的把握,当三天之后拿着一箱子精心挑选的零食大礼包,再次敲着诸葛青的家门时,七上八下的心逼得他不断吞唾沫,竖着耳朵听诸葛青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走过来。

  快递从别省过来的时间一般是三天,王也同样忍了三天没去打扰诸葛青的安静,身边没有那人叽叽咕咕的话和轻轻悠悠的笑,不习惯之余也没由来的生了几丝紧张和想念。比见到那张俊秀的脸还要恐慌一度,抱着快递盒子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抠了抠突出来的胶带边。

  所以当门栓下落,诸葛青的模样真进入视野里的时候,王也听到被摧残的胶带发出一声撕拉,可怜兮兮的被他抠扯下来了一角,王也心一紧,便把它揉进了掌中,然后露出一个客气又小心的笑,说:“老青,你的快递。”

  诸葛青还是眯着一双眼,穿得薄凉的春装,头发梳好了,后面的辫子被他挑到脖颈边荡着,看向王也的时候没什么动作,可王也偏感觉出来来自诸葛青的一双视线正悄无声息地打量着自己。打量的时间不长,很快转移到王也捧在他面前,让他签字的快递盒子,扫了一眼,没接递过来的签字笔,说:“我没买这些东西。”

  “欸,这我不管啊,反正上面写着你的信息。”王也学着自己的一位朋友,恬不知耻地扯谎,“保不齐是你哪位朋友或粉丝故意匿名给你购买的礼物,想给你个惊喜呢!就当做天上掉馅饼呗,签收吧您嘞!”

  诸葛青没动,叉着腰,挑眉一笑,说:“我最近没有什么可以庆祝的日子,朋友也不多,没必要瞒着。粉丝?哪个粉丝这么强劲,能知道我的住处地址也罢了,还能知道我的淘宝账号昵称?这位粉丝要是被发现了,可是要被当做私生饭唾骂的。”

  王也也在笑,只是有点儿保持不住了。

  “而且啊,我最近跟朋友说有东西要送东西也不要用哪都通快递,在微博上也说了,理由是我这里的哪都通快递点暂停使用了。怎么还会有人用你们寄东西给我?”诸葛青弯着眼睛看王也,“那几包枸杞还没让你长记性啊?再说了,你今天可是休息。”

  王也啧了一声,哭笑不得,说:“嘿你!原来你全都知道,咋还装着啥也不懂呢?害我担惊受怕这么多天!”

  “好玩啊,就和你瞒着我搞出小刘一样呀。怕你生活枯燥给你点波澜,”诸葛青撩起一边眼皮,“好玩不?”

  “我,我哪敢说话啊我,我这不是给你赔礼道歉。之前给你送的那几样也是,结果你偏不理我,连给个解释的机会也不愿意,这会儿怎么回心转意了?我那些礼物奏效了?”

  “奏效啊,令人发指的奏效,我觉得再不出来阻止本人时尚公子的名声不保。最后一次了啊老王,你这礼我可受不住。”说着诸葛青戳了戳快递箱子,“这次是什么?”

  “零食,我也想不出来送啥了。”王也挠了挠头,嘿嘿干笑两声,心里的乐让他身体发热,嘴角忍不住上勾。和诸葛青插科打诨总是最欢喜轻松的时候,可王也还是有点不安心,战战兢兢地又问上一句:“老青你……真不气了?”

  拆着盒子的诸葛青哼哼了一声,说:“气不动,被你的赔礼吓怕了。”

  松了一口气的王也听着诸葛青的话露出了往常被他弄出的无奈,好笑地帮诸葛青拆箱子,一边把人往院子里面推。被打断动作的诸葛青嘟囔了一声抱怨,却很快松了手,把门开大了,让王也进去,一边快步走向客厅,恐怕是回去拿剪刀了。

  跟在后面的王也没跟上去,他有些发愣,愣在诸葛青的反应。把诸葛青往里面推的时候他俩靠近了一点,王也的鸭舌帽帽檐蹭到了诸葛青的额头,本不是什么值得怎样的事,可诸葛青忽的一下向后退了一大步,本被他掩住的一片光就打进了王也的视野里。盒子上的手也跟着收了过去,王也没反应过来,顿了一下,刚想开口问一句,就见诸葛青语速极快的说了一句话,模糊得以为是嘟囔,紧接着就转身窜进了院子里,走向正房的客厅。

  这反应有点奇怪啊?王也疑惑着。

  疑惑了就容易留心观察,然后就发现诸葛青奇怪的反应不只是这么一点。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择着菜的王也偷摸着回头看了一眼在餐桌上玩手机的诸葛青,看见那人蓝色的发旋和秀气的鼻尖,两只白里透粉的手指头速度飞快地在屏幕上敲着,偶尔和人语音两下,有滋有味地玩得欢快。可是当他看得久了,诸葛青就跟安了蓝牙似的,眼珠子一挑立即连接上他的视线,又瞬间垂回原处。

  什么反应啊这是?要按以往诸葛青对上他的眼神,还会特别自恋地甩他两个腻歪的wink呢!

  不单单如此。

  把做好的饭菜放到桌上的王也悄声用余光接着观察诸葛青,一边熟门熟路地把属于诸葛青的那一盘可乐鸡翅的其中一个夹进他的碗里,正常的时候诸葛青会道一声谢,然后不客气地捏起鸡翅啃,啃得两只手油乎乎得闪着光。然后王也就得拽过这人的胳膊,把他的袖子时不时掉下来的袖子挽上去,以免粘上了油。

  可今天才进行到第一步,诸葛青手抓鸡翅的动作就在半空中硬生生地扭成了用筷子夹,吃得斯斯文文,难得有几点油黏到了嘴角,他就自个儿抽出张纸擦了去。后面的步骤,王也一项也没有完成。

  还有靠着沙发看电影的时候,零食还是吃着,但吃完一包要开下一包的间隔,使唤王也递零食的话才张了张嘴,就给吞了进去。也不爬过来抢他手里的零食了,直接跳下沙发自己跑去零食箱里拿。

  王也瞥他一眼,想问又问不出口。那点男人的别扭,让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就是问不出“你咋不来吃我的了?”这种宛如小女生被冷落的话,就只能憋着,迷惑着,脑瓜子想着各种各样的解释。

  他想来想去,从诸葛青家里想到自己家,从诸葛青的沙发想到自己的床,终于想到了一点苗头。

  这些反应,怎么跟躲着他似的?

  王也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恍然大悟了。

  “啊!那件事之后不就代表着我知道老青的性向了吗?他这是在躲着我避嫌啊!”他想,“而且我还属于让他被迫出柜,所以老青才会那样……”

  毕竟直男和同性恋,就算关系再好,也难免会有芥蒂。

  想通了的王也决定顺着诸葛青的心思来,只要诸葛青没有明确拒绝的事情他就接着做,但那些本来觉得没什么的身体接触就要少了。

  这种事王也不会明说,诸葛青也能明白,饭照样做,天接着聊,晨练一样练,只是王也跟着留出了诸葛青需要的安全距离,而诸葛青也回应着他的好意。

  最为频繁的好意表示便是拿着一张张姑娘的照片,凑到王也的面前,笑眯眯地问:“来,老王,你看看这里面你最喜欢哪个?”

  王也一看就头大,啐他一声,说:“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不生气了吗,咋又拿相亲报复我了?”

  “去,我是那样的人?就是想让你选选,这些小姑娘是傅蓉在我的母校看中的几个潜力股,想把其中几个签成艺人培养。”诸葛青说,“我向来不舍得在几个姑娘之间挑来挑去,只要是姑娘就是各有各的美,淘汰哪一个我都不舍得……”

  “说白了就是来者不拒吧你!”

  “……让你挑,废什么话。”诸葛青大概是觉得求人的语气不能这么横,咳了一声撒娇道,“就当帮我一次,傅蓉那边我好交代。”

  挑姑娘王也也不在行,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差别,再好看没有真的处过他也不能断定是好是坏了。而且这诸葛青次次拿来的姑娘都好看得挑不出来,刚开始王也还能认认真真地给他分析着,到后面就是第一眼撇过去哪个顺眼选哪个的敷衍了。

  好在诸葛青也只拿这当做个参考意见,嗯嗯啊啊地沉思了一会儿就把话题转移到了下一个去。

  日子也就这么没什么波澜地过着,直到哪都通又收到了一个寄给南阳村夫的国际快递。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1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