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8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8)

  每年春季诸葛青整理自己的衣服时,都觉得自己去年这个时候他是裸奔过来的。他的衣柜,哦,不对,应该说是换衣间,堪比一家潮牌男装小店面的换衣间里摆着一排排各种款式和季节的服装,大多数还挂着牌,崭新得很。可就是这样,诸葛青一件件地扒拉过去,袖子裤腿从手上落到手边,他还是没能找出几件想穿出门的。

  衣服越多越是难选,就算是在刚过去的冬季,真正常穿的衣服也只在诸葛青的沙发和床上散落和出没。王也曾经不慎掉入他的试衣间里,目瞪口呆一阵之后,先是感慨一句败家啊,后又调侃一句老青你的衣服可以走秀了。

  那会儿的诸葛青全当他是在嫉妒,嘿嘿两声用“老子有钱”和“当明星的自然得关注潮流没几件衣服怎么和圈里那些个妖魔鬼怪拼?”两个理由堵住王也咕哝的嘴。并无视王也的是否有兴趣的情况下,强行按着他挨个换上自己挑出来的衣服,来了场模特为王也造型师为诸葛青的家内个人走秀。T台为客厅,观众为诸葛青,喝彩鼓掌的为电脑音效,拍照摄像的为手机照相。最后臊得脸红的是王也,笑得乱颤的是诸葛青。

  王也算是个衣架子,加上那张连阅人无数的傅蓉都称赞的脸,诸葛青当真想把几套衣服直接送给王也的,以改一改他那成天穿着羽绒服和运动棉裤的邋遢形象。这词说出口的时候,正换回自己衣服的王也瞪了他一眼,啧上一声,怼着诸葛青,您这零食与饭盒齐飞,外套共拖鞋一色的乱室佳人哪来的脸说我邋遢。诸葛青耸耸肩,死皮赖脸之狡辩再次飞出他的嘴,我出门之前花两个小时改变形象呢,在家里邋遢咋了,在家还不能释放本性做自己啦?然后被诸葛青说得无奈的王也总会叹上一口气,说上一句你无赖你无敌,然后就会套上围裙远离邋遢中心,乖乖做饭去。

  诸葛青便在后面嘻嘻一笑,把衣服堆起来,塞进一个袋子里,趁着下次去王也家里的时候给弄进他的衣柜里。只不过在厨房外面等待着的诸葛青,闻着空气里的香味,偷吃着先出锅的牛柳,眯着眼看王也那身印满了阿狸脑袋的围裙,脑子里下了结论:王也还是穿围裙最好看,因为在给他做饭。

  想着想着诸葛青就饿了,肚子就开始叫了,找衣服穿的心情也没有了。他随手拽出一套休闲T恤和牛仔裤,就走出了试衣间,走向了厨房,准确来说是他的冰箱。诸葛青试着从空荡荡的冰箱里找出点加热就可以吃的东西,结果急冻箱除了他偷藏的冰淇淋之外,两个速冻饺子都没有,更别说都是他不会处理的冷藏区了。他撅了撅嘴,悻悻地点上外卖和饭后奶茶,然后套上先前找出来的衣服,理了理发型,拍了拍脸,便抱着平板,躺到了院子里的躺椅上,边晒太阳边等着外卖来。

  躺椅是王也给安置在院子里的,旁边还有一个石桌子,上面摆着泡茶套装,连着插座,一按上面的开关便自动加热冷水泡起茶水来。这些自然也是王也摆的,说是春天了没那么冷了,让诸葛青有空没空出来晒晒太阳生生维生素D,成天宅在屋子里都要长斑了。诸葛青知道王也说的是霉斑,可还是忍不住笑着回嘴一句说晒太阳才长斑呢,却在被王也拉着齐齐瘫在躺椅上被暖洋洋的阳光烘着身体的时候,心里的舒坦感让他默许并日常例行了这番宛如退休老干部的爱好。

  烘着烘着就容易犯困,还容易口干,诸葛青倒上一杯茶,让温热的水滚进喉咙里,接着百无聊赖地划着平板,回复着朋友圈和微博上的评论来打起精神。精神是打起来了,但手却控制不住的又翻开王也那躺着零星几个转发分享公众号内容的朋友圈,偶尔有几条原创还是诸葛青拍的饭菜照,硬放上去用来给他的家人报一声一切安好无需担忧。

  诸葛青啧了一声,他的肚子更饿了,嘴巴和脑子都在怀念着王也做的饭菜,唾液汩汩地分泌,却没有熟悉的佳肴供它分解。

  离外卖送来还有半个小时,诸葛青觉得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他得转移点注意力,比如看看今年新款的春装,来填补满是过时套装的试衣间。于是他点开淘宝,找到收藏夹,进入那几家固定的牌子店,刷刷加了一页的购物车下来。下订单的时候店铺的自动回复蹦了出来,让他确认订单信息,准确来说其实就是确认一下收货地址之类的消息。

  确认键点了下去,聊天页面收了回去。可就在这个时候诸葛青忽然想起什么,他召来店小二,在聊天框里加了一句:“不要给我发哪都通快递。”

  店小二大部分都能办到这点小要求,不能办到的诸葛青这段时间就不想买他家的衣服了。这条要求从前几天就开始发了,陌生的快递员把王也的位子顶到了胡同外,偶然一两次能让他找回位子,但诸葛青的脸色让他干笑着把这位子又让了出去。

  为什么呢?

  为了眼不见心不烦,他怕自己一见到那张脸,就勾起上周末被误会成独守空房需要相亲的同性恋的回忆,连锁反应就让他不顾形象地把拳头招呼上去,打断了那个山根挺立的大鼻子。

  但是诸葛青发现了,眼不见心还是烦。

  王也深得诸葛青的信赖和偏爱,不论是性格还是别的,诸葛青都觉得这朋友交得值。有时候会想要不学着古人朝着院子里的树拜个把子,发个不求同年同日死,但求同年同日死之类的誓,还想王也要是他亲兄弟该多好,天天留在家里互相照顾,说不定还能帮着照顾下他的弟弟呢。

  这心情越重,诸葛青就越难不烦,导致就像上面那样,随便找个衣服、晒个太阳,都能想到王也,想到之前的事。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双重叠加于是就越抗拒见面,再接着一个于是便是收发快递全都没了哪都通的份。

  那站在自己的面前笑嘻嘻的王也,还有他手里一箱箱的快递盒子,又是为什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诸葛青百思不得其解,他反复看着盒子上的信息,一字不差,都是他的地址和昵称,可诸葛青当真不记得最近买的东西里有哪家快递是用哪都通的。他日常爱使用网上购物,各类购物平台APP都在他的平板和手机上占有一席之地,但他都注意了快递的指定,不可能有一个漏网之鱼。

  “咋了,干嘛这么看我?脸上有啥吗?”王也摸着鼻子,说得有些心虚,“之前那件事,其实是我为了……”

  “我签好了。”

  诸葛青打断他的发言,把水笔和快递单塞进王也的手里,接着手就搭在门沿上,哐当一声关了门。

  这是第一次快递出错。诸葛青的容错率一向不许超过二,所以他审查了接下来的所有快递,甚至连朋友粉丝向他寄来礼品,都嘱咐了一句不要使用哪都通。

  诸葛白不明白,一向喜欢用哪都通快递的哥哥怎么突然变心,问他,诸葛青笑眯眯地回了一句快递点有辆快递车漏油,炸了,连人带快递点灰飞烟灭。单纯的白信了,其他朋友顺了他想法,通通改成了其他快递。

  可当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看见王也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诸葛青终于意识到了点什么。

  他还是笑着签收快递,还是不理会王也企图提起相亲事件的话头,只是在看见王也那张脸的时候,会微微睁开一点眼睛缝隙,花上几秒钟的时间去观察上面的微妙变动。

  诸葛青学表演的时候,时常会观察别人的表情,以保证他能知道并表演出在一个什么情况下露出什么样表情,使整段表演更真实更具有代入感。

  王也看他是什么样的神情呢?

  紧张的,躲闪的,额头冒汗,耳郭泛红,嘴巴干涩,一个劲儿地舔嘴干笑,鼻子已经被他捏扁了。

  这熟悉又常见的反应让诸葛青的心冒起一阵怪异,让他情不自禁吞咽唾沫,手指握紧,眉头紧皱,不详又难以置信的预想在他的心里渐渐滋长。

  应该不会吧?

  诸葛青疑惑着,不确定着,他的心情忐忑不安。

  而当他把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快递箱子拆开,看见里面的东西——有日用品,有鞋子,有衣服,都是些诸葛青平日会购买的东西。尤其是衣服,数量最多,也正是他现在需要的新款春装。但也是这些衣服让他心中的那股疑虑和不妙的预感,让他心中那个难以置信和复杂万分的猜测往确定的方向越走越坚定。

  这些衣服价格中等,质量尚可,只是通通来自海澜之家和七匹狼。

  不是吧?

  诸葛青的心情比这衣服品味更加一言难尽,他觉得之前那件事应该是他误会了王也的初衷。

  王也也许并不是在给他相同性恋的亲。

  在第五次看到王也那张充满了紧张和希冀的脸,第五次拆开哪都通快递,看见躺在花瓣中央的男士香水时,诸葛青终于发出了一声靠。

  王也这是——

  在追我?!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