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7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7)

  沙暴、雾霾和倒春寒齐来的北京春季过去了,天气开始升温,在路上走走跑跑就要开始用手扇扇冒出汗的热脸。可诸葛青却把冬天的冷沿袭到了现在,他的脸冷得可以打寒颤。

  诸葛青已经冷脸对待王也快一个星期了。

  说是冷脸也不准确,签送快递的时候嘴角还勾着笑,就是业务得很,连弧度都是一个样的。之前见到王也来也笑,不仅嘴角在笑,眼角也在笑,眯起来的眼从缝隙里漏出光,彩色的,好看极了。

  这两厢对比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诸葛青心里不舒坦了。

  王也跑来给他送快递的时候,想要多说两句,可嘴巴才刚张了张,就只能见到这人晃悠在脑后的辫子了。吃了闭门羹的王也撅了撅嘴,抱着其他人家的快递盒子坐上自己的快递车,嘟嘟嘟地驶向下一个目的地。

  只是一路骑着,脑子里还在一路想着事儿。好在这胡同偏僻,也没有什么人会走在路上,又加上王也过人的条件反射和反应力,眼里蹦进来点什么都能让他把思路从思考诸葛青为啥不理他这件事上扯回来。但是这会儿没人,也没有猫猫狗狗窜到自己的面前,脑子里的思路就开始往前面那个问题里缠绕了。

  诸葛青为啥不理他?

  不仅不理他,还把他拉黑了。微信发消息只有一条冰冷冷的系统提示,冷漠程度与诸葛青的态度不相上下。

  想到这里王也又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他开不下去车了,开了一眼手机里的钟,时间也到了午休的时刻,干脆地找地方停了车,扒拉出一盒买来的快餐外卖,味同嚼蜡地往胃里塞。

  春天的中午太阳还不算太热,王也就坐在马路牙子上,饭盒放在左手上,手机拿在右手上,眼睛看着手机屏幕里与小刘的聊天记录,与诸葛青的聊天记录。他翻了又翻,小刘的记录不长,除去解释误会之外,就只有最后几条给他诸葛青联系方式的信息与小刘发来的感谢。与诸葛青的消息长得多,一个下午翻不完,所以王也就集中在这几天,准确来说是诸葛青不理他之前和之后的那几天。

  之前他们聊得平常,诸如早中晚吃什么菜,周末出门买什么食材和日用品,工作日往哪里送什么快递这么些个琐碎的话题。之后的,除了那一条条寒心地提醒王也你已被诸葛青拉黑的系统通知,还有一条就是张诸葛青发过来的截图,截图是小刘加诸葛青的加友界面,还有一条被红线标出来的备注消息,接着就是诸葛青发过来的一句问话:“你给的?”

  王也刚开始看到的时候心里是忐忑不安又带着一点小惊恐的,但他挠了挠脑袋,思考了一会利弊——诸如诸葛青能否因此成功交上对象、谈上一场不需要成人道具的健康恋爱——之后撰写了一条消息发了过去。

  “嗯。我想着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不论怎样都应该给人家联系方式嘛。”

  王也发过去的时候,心里揣着紧张,紧张诸葛青会有多愤怒。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虽然是出于好心,但多少有点过于多管闲事,诸葛青这么喜爱个人空间的人可能会当即冒火。想想这个聪明人瞬间发现小刘是他找来,并且立即报复似的用的自己的姓名和身份与小刘撩闲,导致王也在解释来龙去脉时颇废了一点时间。这一系列行为下来,就说明诸葛青就算不是真的生气了,那也是恼了。

  但是王也又想诸葛青应该不会太生气,顶多说说自己,叫他赔上几顿饭,也就了了这件事。那个时候的他可能太过自信了,自信他们两个之间的友谊深厚到可以让诸葛青对他网开一面。在没有诸葛青的同意下给他安排相亲的时候也是,在没有诸葛青的允许下发他的联系方式给小刘的时候也是,心里那股不知从哪个黑洞来的自信,就是让王也觉得诸葛青能理解他的好意。

  小刘和诸葛青都是同性恋,一定比自己更能理解诸葛青的心情和处境。而且王也的快递工作繁忙,做六休一的制度让他想要带着诸葛青逛逛这附近的商业街都抽不出时间来,小刘作为当地人还有双休,不论他俩能不能成,也可以带着诸葛青出门娱乐娱乐。前面那半句话自然不能说得那么直接,于是王也按着后面的想法,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我平时工作太忙,想带你走走北京城都难。正好,你和小刘交交朋友,在北京你也可以多个照应不是。”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王也觉得诸葛青应该能消气,于是就抱着手机等对面的人发来消息。

  “我交朋友,宁缺毋滥。”

  接着王也就被诸葛青拉黑了。

  这系统通知和面对面的新态度,给他泼了盆意料之外的冷水,比当头棒喝的效果还要持久,生生把他的智商情商通通跟着这盆子泼出去的水,一起渗入地板、蒸发成空气了。那堪比野兽的反应力也跟失效了一样,只会傻愣愣地盯着手机,盯着冷言冷语的诸葛青,一句话蹦不出嘴。

  诸葛青是个很有礼貌的人,他愤怒的时候也不常爆出什么脏话,就是用拒人之外的笑和咬牙切齿的语气,让王也知道没有一段时间是别想让他对自己和颜悦色了。

  这反应王也也只能受着,他知道自己理亏,做的事跟平时与诸葛青抱怨老给自己安排相亲的老大爷老大妈一样令人厌烦。再说了,诸葛青和王也什么关系啊,说穿了也不过是就认识了个小半年的熟人,因为性格互相看得上才称得上一句朋友。如果有一点差错,比如说诸葛青的脾气没有那么好,修养没有那么正直,那王也和他撑死了也就是一个送快递的和一家客户。再想他俩刚开始那么不对盘的样子,往恶劣一点,那投诉王也的名单里得有八成是诸葛青这个作息不配合送快递时间的人。

  王也一个异性恋都不愿意被催婚,诸葛青一个同性恋难道就愿意被催着谈恋爱了?

  嚼着油腻腻的饭菜,一周里七天都在冒出这个反问句的王也懊恼地啐了一声,心情更不美妙了,盒饭一半都没吃完就被他泄愤似的扔进了垃圾桶里。他拍了拍手,忍不住又开始想自己都一周没有给诸葛青做饭了,他肯定又得睡到中午过后,吃那些过油过腻的外卖,吃完之后还得再来一杯又甜又有一堆化学添加剂的奶茶,好不容易给调整清楚的作息和饮食情况又得紊乱。

  他情不自禁拿出手机想要刷个朋友圈看看诸葛青的近况,然后第不知道多少次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被删除好友并拉黑的自己是看不到诸葛青的朋友圈的。于是他转移微博,手还没点上应用图标就想起这个人非常不爱更新微博。

  残酷的现实让王也咋了一声舌,重新把手机放回兜里,强行打起精神接着送剩下的快递。

  心中郁积事情狠了,就容易显示到脸上。

  王也才刚骑着快递车回站点,师傅就走了过来,满心忧愁地问着:“小也啊,你最近这是遇到啥了啊,表情这么郁闷,失恋了啊?”

  “哎哟,哪啊,您想想我次次相亲失败哪有什么对象啊。”王也讪讪一笑,“没啥事,就是和朋友吵架了。”

  “吵架?你看上去不像是会和别人急头白脸的人呐。哪个朋友?被小富婆包养的那个小白脸儿?”

  “没,嘁,不是我说啊师傅,你咋也胡乱听信谣言了。他长得好看也不能这么揣测人啊,人家有正经营生,家里蹲着赚钱,那传说中的富婆就是他一个朋友,院里有个专属于她的房间,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儿!”

  “你急啥急,跟污蔑了你似的。我比你送那一片时间早,知道那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开个玩笑而已还和我急起来了。”师傅白他一眼,把一摞快递盒塞进王也的怀里,“吵架了就赶紧找出问题解决了,和好不就是几句话的事儿吗?”

  王也手忙脚乱地接着快递,一边咕哝着:“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怕是惹到他了!都不乐意理我……这都啥啊,这么多全塞我手里干嘛,不是归类么?”

 “对,我这就是在归类。你看看上面写着都是谁。”

  王也一愣,低头看了一眼最上面的箱子,白底黑字的订单上收件人就写着熟悉的“南阳村夫”四字。

  这四字他再熟悉不过,送了不知道多少趟了,里面啥玩意儿都有,堪称这片小区第一网购达人。

  对,这昵称后面的真实姓名就是诸葛青。

  自从知道了诸葛青的特殊癖好之后,王也悄没声的就把他的快递全归到了自己的手下,通通由他来送。久而久之,快递点的同事们也知道了这个小猫腻,在快递量太多的时候,就会把数量数一数二多的南阳村夫的快递全默认给了王也。师傅说的归类也是这个意思。

  “师傅您这……”

  “我不晓得你有没有发现,反正最近这几天我整理订单的时候发现这娃好像换了常用快递公司,属于他的快递都少了一半还多。之前都是用咱家的快递。”师傅挑眼看他,“拿去,别全都送了,找机会和好。”

  这事王也当然发现了,这一周下来他总共就给诸葛青送过两次快递。冷脸加冷笑受了两次,次次把王也好不容易鼓起的道歉勇气都冷没了。

  手里的快递有五份,还有五次和好的机会。

  师傅这是好意,按照现在这个数量,早就被其他几个快递员分配完了对于南阳村夫的派送任务,但师傅先一步截胡,把这些快递全给了王也。他也希望手下的徒弟能和难得交心的朋友和好,把脸上那苦哈哈的表情换下去。

  只是师傅不知道一件事。

  王也脸上惊喜又感动,嘴上一句句说着感谢,心里头一片苦笑。

  这些快递啊,就算师傅不截胡,他也会趁机把它们全部拿下。

  因为它们其实就是王也用诸葛青的昵称和地址买来的。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