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6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6)

     诸葛青不是一个喜欢生气的人,他的脾气被家里的礼教磨得圆润,又加上从小在娱乐圈里浸染,在表情管理和情绪管理上自然是比一般人熟稔。保持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是他的习惯,就算内心已经在燃烧着怒火,配合着眯眯眼的微笑也不会丝毫因此而消褪了去。

  常年和他争锋相对的堂兄弟诸葛观称他这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永远看不出来到底是在真笑,还是在嘲讽,一个笑里能含着几重意思,就算面对面看着,也没人能够百分百猜出里面的真实感情,包括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亲戚。他们说的时候发着淡淡的酸味,诸葛青耸了耸肩觉得无所谓,依旧把这笑保持了下去,时而还得提点两句控制不了表情的诸葛白,该用哪个弧度能够符合他的人设。

  所以现在的蒙娜丽青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小Gay同志,人家长得确实不赖,和照片里一样讨他的审美的喜欢,在诸葛青的直视下还有点不好意思,露出一个充满善意又窘迫的笑。

  这一笑,嘴一咧,眼睛一弯,眉头一撇,他身上那股子被选中原因的气质就涌了过来,一滚一滚地惹着诸葛青胸腔里的火气。

  诸葛青抿了一嘴酒,冰凉凉的液体滑入心肺,才堪堪把里面的火稍微浇灭了些许。只是这个与怒火燃烧原因的王也长相相似,气质相似,甚至也带着一口地道的北京口音的人一动,就让诸葛青忍不住想到罪魁祸首,心里的火刷得一下又窜了起来,滚入胃里的酒又恢复它的常规助燃作用。

  如果不是自身的教养和作为成年人的矜持,诸葛青真的很想现在就站起来,以尿遁为由,走到躲在角落里换了一身打扮就觉得能够从王也伪装成王爷的一位王八蛋当场拖出酒吧旁边的黑暗小巷子里,堵着嘴来一顿不顾形象和狗仔的毒打。

  诸葛青过来的时候一看到只剩个陆玲珑和叫做枳瑾花的女人,还有一位扭扭捏捏的男同志,心里咯噔一声就知道怕是走入了什么奇怪的局了。他的脑子转得很快,又想王也这段时间的诡异行为,立即理出来了一条七分确定的猜测。

  最后三分,一分在陆玲珑的蹩脚解释,一分在看见他就眼睛放光的照片同款男同志,一分在伸长了头望过来的伪装版王也上。

  诸葛青本来还是犹疑的,十分确定下来就是震惊过后的恼怒了。

  王也这个倒撒货居然以为自己是基佬,而且还想帮他找对象?!(注)

  诸葛青的青筋在额边快跳。

  他到底从哪个居委会来的大爷之心,觉得我会需要通过相亲获得恋爱对象?!

      他以为他是谁?简直多管闲事!

  这话自然没有说出口,诸葛青忍了又忍,让和蔼可亲的微笑继续保持在脸上,心里把王也骂了个狗血淋头。

  “阿青呀,道长他因为临时有工作所以没法来了,他让我们几个先尽情玩,账他包了。后面呢,他能过来就过来,不能的话我们几个就再约。”

  陆玲珑贴着诸葛青的耳朵小声说着解释,她不擅长说谎,忐忑得笑脸里都露着小心翼翼和讨好。但诸葛青没有点破,顾及姑娘面子一向是他的做人原则,所以他还是笑着,只是心里把脏话全倒到了王也的身上。

  临时有工作?狗屁工作,躲一边监视人算什么工作,当自己是包售后的红娘吗?

  “所以我几个先聊着……啊,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陆玲珑指着枳瑾花和小Gay同志,“他俩都是我的好朋友,从外地跑来找我玩的。”

  枳瑾花向诸葛青点点头,道了一声你好,小Gay同志倒是主动,立即伸出手和诸葛青握了握,边亲昵地表示叫他小刘就可以。捏着诸葛青的手在离开时刻意又暧昧地蹭了蹭诸葛青的掌心,难受得他差点浑身起过敏性红疹。

  诸葛青礼貌地回应着,脸上依旧保持着不动如山的笑,似乎在怕生的只在陆玲珑说话的时候参合几句,却在小刘用一双急切又渴求的眼睛盯着他的时候,偷偷撩起一个更有暗示意味的眨眼,眨得小刘的眼神更加露骨而兴奋。

  陆玲珑的演技僵硬,就算诸葛青已经在故意配合她的告辞借口,她还是结巴了嘴。唯有枳瑾花如给人的第一感觉一样冷静,淡然地拉着陆玲珑走出酒吧,把剩下的空间和时间留给了在他们的LGBT相亲计划的中心人员——诸葛青和小刘。

  熟人离去之后是一阵暗潮涌动的安静,酒吧放着低沉又幽雅的慢调,笼得这边的气氛更加上一层难以明说的意味。

  诸葛青慢慢地抿着手里的酒,不主动说话,用余光瞄了一眼面前独处后便显着忐忑的小刘,又瞟向了躲在角落里捏着帽檐的王也。小刘会坐在这里是经过诸葛青的层层选择,只不过他的性子还是比参照者缺了些耐心和懒惰,很快便沉不住气地开了口,嬉笑着说:“那啥,刚才说了半天我才发现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哎呀抱歉,刚才关顾着聊天了,居然忘记做自我介绍了。”诸葛青不留痕迹地扫过王也——这人已经不压着礼帽了,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看着这边,“我姓王名也,也是的也,连起来就是王也。我听着你比我大点,那就叫我小也就行。”

  “嘿,这个名字有点意思。小也,小也,念岔了音跟小爷似的。”小刘打着趣,“看你一身名牌,难不成还真是个爷?”

  “哪能啊,这不是赶着过来见你,向一个有钱的朋友借了一套体面的衣服收拾一下自己的形象,给你留点好印象呀。”诸葛青笑眯眯地解释着,“我平时可糙啦,衣服穿得被嘲像个纯种直男,都靠着我那位时尚的朋友打理了一番,才能坐在这儿见你呢。”

  “我觉得你不用打扮就挺好看的。”小刘靠近了诸葛青,想去碰诸葛青的手,被诸葛青第一时间用拿酒杯躲过,“你长得特别像网络上的迷倒万千少女的小鲜肉。”

  “谢谢夸奖,我觉得你也不赖,特别符合我的审美。你呢?”

  “你说呢?”

  诸葛青一笑,接着道:“既然如此,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也很明确,我也就实话实说。不知道玲珑和花儿跟你解释了没有,我的职业很普通,就是个在哪都通送快递的快递员。平时里根本没有时间接触圈里人,多亏了我一个朋友提醒,还有玲珑她们才想起来要找段感情调剂一下枯燥的生活了。”

  小刘的眼睛更亮了,他舔了舔嘴唇,说:“我、我也是这么想的。职业什么的都不是重要的事,性格才是。我兜兜转转了好几段了,见过不少人,但都没有结果。不过我觉得你特别符合我的眼缘,跟上辈子就见过似的……哎,这个那个,你平时闲着的时候喜欢干什么?”

  “唔,看电影,研究电影。玲珑应该跟你说过我是个电影学院的学生。”

  “对对,我平时也挺喜欢看电影的。你喜欢看什么?爱情片,动作片,还是喜剧片?”

  “爱情片吧,不过是基调偏沉重的爱情片,比如我最近正在重温张国荣的《霸王别姬》,像这样的片子我就很喜欢。当然里面也有因为自身的部分原因,所以……”

  诸葛青恰当的停了下来观察小刘的反应,只见小刘已经和平日里被他撩过的姑娘无异,红着脸,亮着眼,除了比含羞的姑娘们更为直接了一些之外,诸葛青的撩妹手段也算是在另一个性别上奏了效。

  这个小刘倒也是个正直的人,也许是真想来找一段可以陪他到最后的感情,诸葛青聊什么他也努力跟上节奏聊着,硬是扯上了一个多小时的电影艺术和蒙太奇剪辑手法。讲到藏在阴影里的王也都俯身去喝饮料了,诸葛青才恍然意识到该停了,他的计划已经完成了。

  于是诸葛青瞄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用相同的借口和小刘道别,只不过在走之前,他戳开微信,配合着王也的计划给他演了一个全程。

  就是给出去的二维码是从王也的朋友圈上面扣下来的,专属于他的加友图片。

  诸葛青回家的途中和王也回家的途中一样高兴,还吹起了口哨,嘚嘚瑟瑟地笑了一路。

  然后他就抱着手机,准确来说也不是抱着,就是在干别的事时,注意力就忍不住偏向手机,想看看那黑不溜秋的屏幕亮起来了没有,有没有一个姓王的倒撒货给他发消息。

  晚上十点半过去了,诸葛青按了电视机上的暂停,然后摸了摸鼻子,把装作不在意扔到沙发上的手机捞到手里,划着通知栏一条条看过去。

  什么消息都有,却唯独没有来自王也的消息。

  诸葛青拧了拧眉,这会儿心里才开始有点忐忑,才想起要思考一下王也受到骚扰了怎么办这个问题。诸葛家的家教一向很严格,道德标杆诸葛青良心作祟,手指戳开王也的微信号,刚绞尽脑汁想出一句即不尴尬又诙谐的句子发给王也,就听见一声响。

  小刘的加友通知,备注上写着他的名字,后面还有一句——

       真正的王也给搭的线。

  诸葛青没加他,并把王也的微信拉黑了。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