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5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5)

酒吧就在这片胡同里的一条商业街中,离诸葛青的四合院不远,骑个小黄车只需要五分钟的距离。那商业街和南锣鼓巷有点儿类似,主干道上热热闹闹的全是游客,唯有偏一点的位置才稍微安静些,也是这附近的居民真正愿意去的地方。

  老胡同酒吧就叫老胡同酒吧,和它的名字一样有历史,算是那条胡同商业街的老前辈了。据介绍得是上个世纪就开始运营的酒吧,正处在主干左延伸的一条小胡同里,幽静不起眼,但大多数住在这附近的人都愿意去那里聊聊天喝喝酒。

  王也很少去酒吧,最近也就带着诸葛青去过几次,大多是他坐在那边点一杯不带酒精的果汁,看那出门前花一个多小时打扮得光鲜亮丽的诸葛青,捧着一杯鸡尾酒,在四五个姑娘里花言巧语。他插不上嘴,就找个沙发坐着,捧着手机玩在线围棋。偶尔也有人过来搭讪,他瞄上一眼不咸不淡地回上一两句话,人觉得没趣便走了,姑娘走到诸葛青那儿去,男的就只有过来询问是否要续杯的酒吧服务员。

  只不过王也这次来酒吧身边没有诸葛青了。

  出门之前他向杜哥要了一身变装道具,胡子黏上,平光眼镜戴上,头上还有一顶小礼帽,辫子委屈地扎了个中低的马尾,扫着脖子。身上也专门换了一套开衫、衬衣加牛仔裤,连鞋都从运动鞋换成了布洛克。这一身和他平时那股子北京遛弯儿老大爷样全然不一样,给他处理造型的化妆师打着包票说绝对认不出来。认不认得出来王也不知道,他就知道这一身衣服束手束脚,穿得他哪哪都觉得不对劲。

  坐在吧台角落的王也伸了伸腿,九分裤就把他的脚踝漏了出来,丝丝感受着春天的夜晚里残留的冬季凉气。酒吧的暖气没开足,王也心里后悔着没抵抗住化妆师不许穿长袜的命令,只好又把腿缩进椅子中间,聊胜于无地避避寒。

        他看了看手上的表,距离计划里的时间还有不到三分钟,陆玲珑和她的闺蜜们早来了,就坐在预定好的四人小沙发上,守着四瓶茶水等着正主来。

  王也望着酒吧门,回想着诸葛青的习惯,可能再过一会儿这人就要来了。他从来不迟到,绅士风度让他在与姑娘有约的时候可能还会早来十五分钟。只不过这次为了保险起见,王也让那边的三个人早来了半个小时,就为了后面的计划能够完美继续。

  计划是王也和陆玲珑一起想的,本来王也打算单打独斗的,结果在到处向片区大爷大妈以帮家中表妹相亲为由索要适龄男性信息时,不慎被第六感惊人的陆玲珑发现。

  他俩认识的时间比诸葛青认识他还久,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同学,只不过王也书念一半出家了,他俩自然没有那么熟稔。也就靠着一层同窗情,再加上这人是诸葛青的颜粉,一来二去的自然就更熟悉了。

  “你明明没有什么表妹。”陆玲珑堵着王也的路,“你到底是给谁相亲?” 

  王也心中哀叫一声,他想起陆玲珑当年身为班干部知晓他的家庭情况,自然是一看就知道不对,更是没法用三言两语瞒过去,可诸葛青这事儿也不能随随便便说出口。心里焦灼着,脸上就不自然,语气也发虚,顾左右而言他地说:“咋?你也有好资源?来来,跟我说说,是同学还是同事啊?”

  “哼,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前些日子还对相亲避之不及呢,这会儿居然自己主动帮人相亲起来了,你这变性变得也太诡异了吧!”

  “唉,还真是瞒不住你!成,我跟你说实话,确实不是帮我表妹,是在帮我师傅的闺女找金龟婿。我那师傅最近升迁,活儿更多,就拜托我来帮他看看。我这不是相亲经验丰富嘛……你那什么眼神,我可是句句实话。”

  陆玲珑不亏是直觉堪比野兽的女人,她挑眉一笑,说:“你觉得你师父在这儿这么长时间,又待在喜欢唠家长里短的老人堆里,大伙儿会不知道他闺女的婚恋情况?人家早有对象啦!”

  王也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露了馅,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两句,可面对陆玲珑这一双明察秋毫的眼,后背一凉,哑了。

  陆玲珑兴许是见他张嘴半天说不出话,脸上一副躲躲闪闪的样子,又看他收集一堆男性照片和资料,好奇使然忍不住就问:“你到底是在帮谁相亲?遮遮掩掩的,哪家姑娘这么害羞,想要相个亲还藏着掖着,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王也干笑两声,顺着解释:“也不是,就是这位正主的婚恋情况不能明着说……”

  这话刚说出口的时候王也觉得没什么,甚至赞美一句自己借力打力完美掩盖正主的真面目,可他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陆玲珑。当他看见陆玲珑皱了皱眉,几秒钟之后眼睛突然睁大的时候,心里瞬间咯噔了一声。

  “你别告诉你是在——”她猛地停住,然后放低了声音,凑近王也,难以置信地低叫,“在帮我们的阿青相亲?!”

  王也第一次觉得女人的第六感比他一个前道士还要像个算命面相的半仙儿。

  撒不来谎的王也被她一语道中,脸色一不自然,陆玲珑就彻底把这猜测转换成了肯定结论,震惊让她的一双眼睛瞪得更大了。几秒钟之后变成了失魂落魄,嘴里咕哝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们的阿青喜欢的是男人,那我岂不是没有机会了?看得王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一觉要糟果然就算是陆玲珑这么开放的姑娘也不能接受同性恋老青的形象不保,一觉自己一句话让一个小姑娘梦碎当真内心有点过不去,想了想开口安慰道:“嘿,不慌不慌,你不是还有张灵玉这个老公吗?前段时间不还为他疯魔为他刷屏,少诸葛青这棵树也不会怎么样嘛。”

  “你懂什么啦!”陆玲珑哭喊,“对于女友饭来说,最惨不过老公喜欢的男人!一点希望都没有啦!”

  “呃……”

  王也挠了挠脸,还想再说点什么,就见陆玲珑猛扑过来,把王也手里的照片夺了过来,一张张地看过去,叨叨着:“不行,不行,这个也不行!我的老公怎么能配这种人!别说家世了,连脸都配不上!”

  “哎哟祖宗,你把声音放小一点,这可都是大爷大妈们的亲戚,再不济也是人家看好的人选,你这么嚎嚎忒不给他们面子……”

  陆玲珑把照片拍到王也的脸上,大义凛然地反驳:“给我的爱豆相亲怎么能将就!配得上我们阿青的就算不是明星,也得有明星的脸和富二代的家世!而且这些一看就是邦儿直的直男,你想让我们阿青苦恋不成?弯掰直是没有好结果的!”

  “啊?哦哦……这不是我不知道GAY们怎么谈对象的吗?就打算先找些靠谱的男生照片给老青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类型,我再帮他仔细找找呗。”

  “你这根本就是馊主意!我给你找,你到时候把照片给阿青,让他选,我给他搭线!”

  “好、好。欸等会儿啊姐姐,”王也突然反应过来,“你刚才还气得大哭大叫呢,这会儿怎么就主动帮起来了?我还以为你至少会先好奇一句呢。”

  “哪有粉丝过分介入爱豆私人生活的道理?”陆玲珑朝他做了个鬼脸,“能和青成邻居偶尔说说话就够啦,真正的朋友也未必要步步踏入他们的个人生活圈呢!”

  “哎,你们都是这么想的么?真的不会好奇老青的日常生活么?我看网络上经常有那种特别疯狂的粉丝……”

  “会好奇啊,但是想想就是了,神秘感还是要有的,太贴近自己了反而就没有当初喜欢他的感觉了。阿青的粉丝感觉还挺平和的,也没有特别恐怖的那种粉存在,可能也跟阿青经常和粉丝互动的原因有关,再加上有公关团队……哎,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就接着保持现在对青的态度就行啦。”

  王也眨眨眼,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诸葛青的粉丝对他的感情,也是第一次知道诸葛青和粉丝之间的故事,转头又庆幸起来诸葛青有这么一批粉丝,便忍不住道:“谢谢啊。”

  陆玲珑觉得莫名其妙,但她没有细想,只叫王也回去等着她的消息。王也想这姑娘有个精明的闺蜜,又有个做娱乐新闻的追求者,也许能够更好的帮诸葛青找到适合的对象,便连声答应了。结果到了晚上,陆玲珑就从微信上给他发一个压缩包,里面是整理出来的人选照片及相关信息。他刚一接收,陆玲珑又发来一条消息。

  是一段聊天记录转发,王也打开看了,是陆玲珑的闺蜜和她的对话,具体内容是让王也按照对诸葛青的了解先选出十个最佳的人选,然后再把照片打印出来让阿青选,最终获得最适合的对象,再让她俩搭线,约个时间和地点见面。

  王也打开人选包看照片的时候总觉得这系列照片里透着一股奇怪的熟悉感,可琢磨来琢磨去没明白过来,而那边又在催着,只好凭着第一感觉把人选出来发了过去。再让她们集合成册送到王也的手里。

  于是,这个诸葛青相亲计划就有了共谋。

  再接着,诸葛青就被陆玲珑钓到了酒吧里,最终人选与陆玲珑和枳瑾花坐在一块,等着他的到来。

  她给诸葛青发的那条消息里也不全是假的,陆玲珑确实叫来了不混娱乐圈的闺蜜,只不过数量不是一是二,其中一位还是性别男取向男的Gay蜜。王也也的的确确地来了,就是坐在诸葛青看不见的小角落里,乔装打扮,拎着一颗宛如三岁儿子初次出门般担忧不安的心,望着那一边的情况。 

  酒吧里幽暗,暧昧不清的光让王也看不清他们那桌的具体情况,只在最终人选来时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脸长得与照片无二,确实是个符合诸葛青审美的帅哥,算是安了一部分的心。只是在不知道第几次望手表和大门之间时,兀地与推门进来的诸葛青不慎对上了一眼,王也吓得猛扭过头,好在诸葛青只是扫了一眼,就将视线四周转了一圈,然后找向预定的位置。

  王也呼出一口气,压了压头顶上的礼帽,向身后的阴影一缩,就留出一双眼睛注视着诸葛青。

  诸葛青很快落座了,他们四个互相打了一个招呼,陆玲珑接着向他解释了一番早已商量好的说辞——王也临时有工作没法来,接着再聊上两三句,她俩再找了一个借口,纷纷离开位子。四人桌终于按照计划那样,就剩下了诸葛青和最终人选两个人。

  王也这个时候才真正紧张起来,怕诸葛青不满意,怕计划不成功。有那么几次,看到诸葛青和最终人选聊天说地的小动作,握着的酒杯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枳瑾花和陆玲珑早一步走了,走之前枳瑾花多看了他两眼,眼神意味深长,看得王也疑惑里带着心虚,刚想问有什么事,就见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了句辛苦,就和劝王也放心走人失败的陆玲珑先一步离开了。

  王也摸了摸鼻子,觉得一阵古怪,不过他也没多在意,全身的注意力都迫不及待地飞向了诸葛青。

  一看就见俩人交谈甚欢,诸葛青笑眯眯地听着最终人选说着趣闻,而最终人选也兴致勃勃地听着诸葛青聊电影艺术,好不欢乐。到了最后,大概是觉得时间太晚了,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一前一后离开了酒吧。

  等他们两个走了快有十分钟,王也才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伸了伸腰,安下的心让他禁不住松了紧皱的眉。

  看着聊得不错,也许能成。王也想。爱情滋润人,老青应该也能被润得健康点。

  胡思乱想之间回到了家,刚把鞋子放到鞋架上,兜里的手机就响起了声。

  是一条微信添加友好的提示,加友备注是一个笑脸。

  王也一向不拒绝人,因为职业的关系会有客户加微信询问派送服务,这一次他也点了确认,接着对方就发来了一条消息。

  “小也,我觉得我俩很对盘啊,明天一起去看场电影?”

  “呃……你谁啊?”

  “……你是王也吗?”

  “我是。你是?”

  “那我没加错,怎么才刚给的微信号就忘了?我就是刚才和花儿一起来的小林啊。”

  王也傻了眼,后背惊出了一身汗。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