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4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4)

王也最近有点儿不对劲。

  诸葛青一边嚼着嘴里的鸡腿,一边望着站在灶台下边等着排骨焖出味的王也,手下是一叠帅哥的照片。

  中午这人来的时候,不像往常那样塞给他一盒子只需要热一热的饭菜,反而把一叠打印出来的纸甩到了他的怀里,笑得一脸虚,说:“老青欸,拜托你一件事儿。不难,很快就能解决!”

  事情确实不难,简而言之就是让诸葛青从这叠印着各色男子半身照的纸里找出一张最帅的给他。

  “帮师傅的女儿选相亲对象,还要找一个最帅最靠谱的?”诸葛青擦了擦手,翻了一下手里的照片册,“结果你感觉都还行选不出来所以来找我了?”

  王也的身子顿了一下,边装盘边说:“是啊,这不是感觉你在娱乐圈里应该识人比我厉害么,又比我和女孩子亲近,肯定要比我了解姑娘们的喜好啊。这不就搬来你这个救兵了吗?”

  这话说得诸葛青心里得意,禁不住脸上就一笑,腰也直了,对待手里这叠纸也认真了,一边翻着一边说:“算你识相,行,我给你看看。现在的小姑娘呀很喜欢小奶狗,小狼狗之类的男生,再者就是会说话又上进,脸好不好看倒不是她们最中意的一个成分。你师父的闺女怎样?有说喜欢哪种类型的男人吗?”

  “哎,这,这我还真忘记了问……”王也讪讪一笑,“要不就先按你的喜好选一个呗,让我能交待一下!”

  “这不行,我欣赏的未必那姑娘喜欢。男人看男人的眼光和女人看男人的眼光可不一样,没有具体要我怎么帮你选。而且你这堆纸只有照片,连个其他信息也没有,我也只能按照脸来选,没有参考性呀老王。”

  “没事儿,我师父说了这些人是他经过层层选拔最后选出来最匹配他闺女条件的一批,就差个具体人选了。实在不成,你多选出几个,打个分,从高排到低,然后我给我师父,让他再考虑考虑。”

  真是个奇怪的要求。哪有让外人给自己的闺女选相亲对象,还不如让自家闺女主动选呢。就算王也相亲经验丰富,那也是挑姑娘,对象性别都不一样,怎么选?而且男人看男人也未必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更何况还隔着一张不知道P没P过的照片。

  诸葛青狐疑地看了一眼王也,他总觉得这里头有点问题,脑瓜子动了动,问:“你师父就没点其他要求?这样全是凭感觉盲狙呀。”

  王也眨了眨眼,又挠了挠头发,说:“没有吧……大概就是看着像个正经又顾家的人就行!”

  正经又顾家?

  诸葛青捕捉到这两个词,突然之间想通了一个重要的关键点。他望着王也嘿嘿一笑,笑得面前的人警觉又疑惑地挑了挑眉,却不解释低头翻开这照片册。

  从头翻到尾一看,果然这些长相各异的男人都有一个差不多的特征。

  一个个都有个大鼻子。

  哎哟。诸葛青暗笑着。这小姑娘暗度陈仓,借着自己爹的名义和王也套近乎。

  想想这两个词,哪个不是说的王也?

  只可惜当事人单纯得很,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这点暗示,还颠颠跑来请教他。

  是难得的桃花啊老王。诸葛青真想直接把这话说给王也,可转念一想如此戳破一个姑娘含羞的心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便把话吞进了嘴里。面上拧着眉噘着嘴,一副深思熟虑地样子一张张扫着照片,想了又想,从里面找出一个和王也最像,气质也勉强差不多的几个男人抛了出去。

  “就这几个了,最看好的就是他。”诸葛青戳着第一张照片,里面的男人眼神温和,鼻子挺拔,肤色微黑,除了是个短发之外和王也像了个七成,可惜到底不是同一个人,气质上还是差了许多,没那么脱俗,但做个暗示也算绰绰有余,“剩下的这三个也还行,就是气质上差点,你拿去给你师傅吧。”

  “你最喜……看好这位?”

  “嗯,只看第一感觉的话这位小同志比较合我眼缘,气质看着也舒服。个人感觉就算不是恋爱对象,做个普通朋友也不错。剩下那几个就是按照你的要求顺位排的,都还成了,就是没第一位来得更舒服呗。”

  王也哦了一声,一张张重新看过去,在第一张上停留的时间最久,反复看上了两三次,嘴里还发着奇怪的哼哼声。看得诸葛青差点以为这人终于搭上了根恋爱神经,明白了姑娘的暗示,知道这选的不是相亲对象,选的就是他。结果王也不负众望的没有发觉,还格外郑重地把照片放到文件袋里,跟诸葛青道了谢,离开的时候嘱托了一句把剩下的饭菜热热再吃今晚他不过来了,才骑上快递车使出了诸葛青的院子。

  就是在这期间看向诸葛青的视线超乎寻常的多,时间也超乎寻常的久。

  他以为自己看得隐秘,可从娱乐圈里泡大的诸葛青早已被训练出察觉他人视线的条件反射,那视线扫过来没多久便被他发觉了。只是这人警觉度也挺强,每当诸葛青顺着视线连接过去,王也早就扭过了头,耳边的碎发扫出一条弧。

  诸葛青心里的疑惑跟爬山虎一样顺墙爬,长满了他整个脑子,他不是没有过男粉丝,对他产生与女粉一样心情的男粉都有,那些炙热和眼神和留言诸葛青都收到过。他的处理方式也简单,除非打扰自己的日常生活了,其余的诸葛青通通撂到了一边,把他们当做普通粉丝一样对待。

  但王也不同,他的视线更犹豫、更忐忑,像在忧心忡忡着什么,却不热烈,不期待回应,像心中有个问题,不知如何开口又迫切地想要得到答案。

  诸葛青不知道这个形容正确与否,可王也那踌躇不安的、躲躲藏藏的眼神和动作,几乎和每年过节回家想找他商讨点人生大事的爸一模一样。

  不是一次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也就时不时露出一副支支吾吾的胆小模样。

  诸葛青是个体贴的人,别人不想说的话他从来不逼,可诸葛青也是个好奇心极重的人,按他的话来说就是追逐真相,越是近在咫尺的小秘密小八卦,被他发现了点露出的尖尖,他的手就开始欠,就想摘一摘。所以这会儿诸葛青表面上云淡风轻无一所谓的样子,早就憋得浑身痒痒,只想摇着欲言又止的王也把话撬出他的嘴。

  有好几次他差点儿就抬起了头,把一直盯着他的王也摁到面前,指着他的大鼻子逼供。得亏了嘴下的饭菜美味可口,王也夹菜的速度和时机总是恰如其分地在他上一嘴刚吞肚下一嘴还在选择的时候,把他想吃的给送到嘴边,生生堵住了诸葛青要从咀嚼变成说话的嘴,才一直忍到了现在。导致每每看到王也从眼前奔赴工作现场的诸葛青,喝着饭后的漱口茶,恍恍惚惚又后悔万分地醒悟,愤愤不平地啐上一声:这是故意用没事转移他注意力不让他问呢!呸,心机王!

  诸葛青气得哼哼唧唧,连电影都琢磨不下去了,翻着王也的朋友圈企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自然是没有成功,这人的朋友圈一贫如洗,啥都没有,和他认识的这段时间比以前更懒得发朋友圈了,连个转发积攒都没见着。

  问是不会直接问的,这种事问了尴尬,要是真的问出了点不好下台阶的东西,诸葛青不知道自己的情商和应急能力能否在王也面前起作用。旁敲侧击也使不得,这家伙和以前遇上的人不一样,莫名其妙地跟诸葛青特别合拍,总能一眼之间就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些什么,在他面前诸葛青只觉得跟被X光加B超扫过一样,别说是皮肉了,里面的骨头哪一节有突刺都能被王也看出来。

  思来想去,诸葛青觉得他也许能从别的地方得知一点信息。

  他点开经常来这送外卖的一个姑娘的微信,她住在这附近,是诸葛青曾经特喜欢吃的一家快餐店老板的女儿,年轻有活力,叫陆玲珑。自从王也给他做饭之后便少见面了,偶尔还会在微信里互相聊聊天,她知道诸葛青的明星身份,也算是一位小粉丝,只不过博爱得很,见哪个好看喜欢哪个。

  因为王也同样负责她家的快递寄送,自然也就熟悉了,也明白王也与诸葛青的关系,时不时还会让王也替她把一些小特产、粉丝制品之类的东西送给诸葛青。王也脾气好,又和这片区的住户关系尚佳,陆玲珑也愿意和他聊聊家长里短的话,套套最近也许存在的新业务,诸葛青的一些小道消息还是王也从陆玲珑的嘴里转述给他听的。

  所以诸葛青想从陆玲珑的嘴里问出点事情,保不齐还真就问出个所以然来。

  出乎意料,刚点开陆玲珑的微信,一条消息就蹦了出来。

  [青,我闺蜜来北京玩,明晚想去胡同老酒吧轰趴,你来吗?都是不混娱乐圈的姑娘,保证不会出事~]

  说着陆玲珑给他发来了几张她和闺蜜的合拍,是个长相透着精明的美人。

  哪有拒绝妹子邀请的诸葛青?只不过矜持他还是有的,正想着要稍微推辞一下,陆玲珑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我把王道长也叫来啦!你不来可就不好玩了!]

  诸葛青立即发了一个好过去。



相关TAG: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