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2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2)

  诸葛青觉得王也无可救药了,王也还在那里乐呵呵的傻笑,拍了拍他的肩说:“这种事情急不来,都看缘分,缘分到了自然就到了嘛。”

  “要是缘分一直没到呢?”

  “那就一个人过呗,养只八哥、雀儿逗着玩也挺好。”

  诸葛青抿着嘴不说话了,虽说知道要尊重别人的选择,可这心里还是有点憋闷。

  常年在香软的姑娘中间流转的诸葛青,加上自己的明星身份,还有从小到大就标志的脸蛋和会说话的甜嘴,去哪不是被宠着关心着呢?就算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傅蓉和王也不也是任他撒娇,嘴上嫌弃着自己的邋遢和任性,手上不还是无奈地顺着他去。深知人际交往之道的诸葛青也把握着一个度,不过分又亲昵地赖着他们两个对自己的宽容和善意,享受着被照顾的滋味。但也不是一味的索取,诸葛青得一还二地回报着他们的善意,傅蓉给他友谊和信赖,他付诸同样的感情。

  但王也呢?

  王也好像什么都没有向自己要过,也没有表示过。就算烦着他给自己做饭,违背着时间送快递,扰人清梦让陪晨练,也未见王也当真对他红过脸。总是无奈又哭笑不得地接受了,没真心抱怨过一句。诸葛青都记着呢,一件接着一件,王也做得滴水不漏,让他想找个送房子钥匙的机会回报他的照顾,都能让这人一笑之间又把同等重要的钥匙送了回来。

  从小被教育着礼尚往来,有拿有还,可刚还上一次,对方就把后面的几百次悄无声息的又递了过来。

  诸葛青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跟自己在单方面索取王也似的,他总觉得受之有愧。

  这会儿找到机会可以用一身的撩妹技巧帮助人了,又被人轻巧地带了过去,他能不憋闷么?

  傅蓉还有她的小情人和自己宠着,可谁来照顾王也呢?

  瞧瞧这间又空旷又简单的屋子,又素又白,没一点温馨感,味道淡得和王也这个人一模一样。厨房里倒是厨具齐全,但王也的快递生活作六休一,还七天无休地跑诸葛青家里开火给他做饭,这间小厨房都落了一点薄灰。诸葛青头一天来得时候,冰箱的四层速冻三层是空的,冷藏就有个芹菜和西红柿。和家里被塞满了各色食材和零嘴的冰箱完美呈现两个极端,即便除了零食之外,里面的东西都是王也给布置的。

  诸葛青更觉得难受了,料定了王也孤苦伶仃一个人,每日只能打太极练毛笔字修身养性,过着提前几十年的丧偶老大爷生活,就连饭都得一个人煮一个人吃呢。

  嗅着从烤箱里飘出来的香味,诸葛青的鼻子动了动,看着王也熟练切菜的背影,想着等会儿从家里把之前没琢磨透的电影拿到王也这看。

  没有姑娘愿意给他带来点温度,那就由他来吧。

  等着烤箱运作的时候,王也转移战场忙活着做份配汤,手下切着葱和姜,边上还有份处理完毕的鱼和豆腐。切菜的动作大了,王也脑袋上的发髻随之松动,本就没大把头发全绑进去,挂了几缕发丝在额边,这会儿掉得更厉害,再抖两下可能就得彻底散了。王也注意到了,干脆拔了发绳子,把头发放了下来,用手指胡乱抓了几把,就要接着下手抓鱼放热了油的锅里煎。

  诸葛青看不过去,啧了一声,叫住:“别动!老王你是觉得放的油不够,还想加点自己的头油进去炒菜啊?把手洗了,我给你绑头发。”

  王也一顿,看了眼自己的手,心虚一笑:“哎哟,这不是没注意吗?还好诸葛少爷用恶心的形容让王某人醍醐灌顶,这就洗手,洗手。”

  “嫌我说的恶心,自己动手的不觉得恶心啊?”

  诸葛青咕哝着,从洗手间拿了头梳,对着王也那头乱糟糟的长发用劲疏着,才扯开下面缠成一团的分叉。顺滑下来的感觉爽得一阵成就感满溢了胸口,就是头发的主人痛得嗷嗷直叫。

  “轻点,我去,轻点!用不着这个时候就报仇吧,你再用点力我的头发就得掉锅里了!”王也龇牙咧嘴地大叫,但煎鱼翻面的动作没停,“我得被你疏秃了我得!”

  “秃了还省事,不用担心汤里飘头发丝。”诸葛青从王也的手里接过那根黑皮筋,长而顺的黑发用手一拢再一卷,卷成根粗麻绳一圈圈地盘到头上,接着黑皮筋一缠,王也的牢固整洁的新发髻就成了。诸葛青审视了一阵,又刻意把发团揪松了一点,才拍了手,“成了,这小揪揪,完美!铁定不会掉。”

  王也想伸手摸一把,被诸葛青跟护艺术品一样拍走,只好砸巴两下嘴,无奈地给锅里灌入水,盖上锅,依着大理石的灶台,叹着:“你呀……”

  这一声叹正常得很,可诸葛青莫名其妙地从里面听出了百转千回的调子,悠悠飘进耳朵里是和微风扫过刘海,刘海再扫着额头一样,痒得他有点儿不自在。

  喉咙怪异地想咳嗽,诸葛青忍住了,面上还带着笑,只是眼睛转到了烤箱上,人也蹲下来,隔着一层发着黄光的透明玻璃门,转移注意力地问着:“欸,这鸡烤得咋样了,我闻着可以了啊,香得我馋。”

  “再等会儿,把口水擦擦啊,注意点你的偶像包袱。”

  “美食面前没有这种东西。”

  王也看了一眼表,身后的鱼汤也滚了,飘出鲜香,他掀开锅又撒入盐和白胡椒,搅拌了两下,又盖上了锅。做完了这些动作,他把诸葛青拎到一边,自己打开烤箱看了两眼,又关上旋了几下钮,对诸葛青说:“快好了,再等五分钟,把皮烤得焦点更好吃。鱼也差不多了,再闷一小会儿入味。”

  香味已经飘进鼻子里,顺着耳鼻喉一通遛到胃,诸葛青从碗筷柜里洗了两对碗筷,端了个大盘子,就等着王也把烤鸡和鱼汤端上。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可闻着味不能吃的感觉到底让人难耐,诸葛青只好掏出手机刷微博,处理了点之前发照片遗留下来的评论和私信,听到王也把鱼汤从锅里倒进汤碗中的水声时,才咽着唾沫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鱼汤不是重点,王也抓着夹碗器把鱼汤夹到桌上的时候,诸葛青的眼睛还黏在烤箱上,堪堪瞄上一眼鱼汤,急不可待地催着:“烤鸡呢?我看着烤箱都不亮了,应该先拿烤鸡吧?”

  王也瞅他,吹着调羹里的鱼汤给诸葛青灌了一口,说:“说鸡不说巴,文明小明星。”

  鱼汤没凉透,滚进嘴里的时候还烫了一下诸葛青的舌尖,但是很快鲜香的味道就上来了,白胡椒带来的微辣感在口腔里点了火,吞进胃里的时候火把身体烧得热乎,额上忍不住就多了一粒汗。

  “怎么样?”王也看着他,忐忑地舔着嘴。

  “市价八百的一口汤啊。”诸葛青笑嘻嘻地说着,“你把烤鸡端出来,我要拍照炫耀。”

  王也松了一口气,又抿嘴一笑,嘴上哄了一句好嘞我的大少爷,便走向烤箱把诸葛青等了仿佛要有一辈子的烤鸡端到了他的面前。热腾腾的烤鸡当真个是外焦里嫩,也不知道王也在烤鸡上刷上了什么料,硬是烤得宛如小时候看得动画。诸葛青的筷子蠢蠢欲动,可惜刚伸过去就被王也一盘子整个挪走了。

  “老王,我买的鸡!”诸葛青强调。

  “这鸡还是我烤的呢!”

  王也做了一个鬼脸,展开死皮赖脸大法,手下的刀还要往诸葛青心心念念的烤鸡身上宰去。诸葛青急了,腾地一下站起来,伸长了手和身要抢,结果眼前一晃,就见到王也把一根流油的大鸡腿撕下来,用刀子插着,举在他的面前。

  “喏,拿着。”他把鸡腿放到诸葛青的碗里,“刚骗你玩呢,这么着急也不怕烫着手。”

  诸葛青看了一眼碗里的鸡腿,愣了一会儿,脸上又挂上一个坏笑,夹下鸡腿边上的一块碎肉,一筷子戳进了王也还在絮絮叨叨的嘴。

  “别忙了也哥,我有手,做下来吃吧你就!”说完他望着王也刀下的烤鸡,让王也先停下,“哎,给切成这样了。算啦,勉强拍拍吧。”

  挪了鱼汤,又把鸡腿拼回去,诸葛青开了厨房的灯,找了个特殊的位置,让手机连着发出快门的咔擦声。

  王也坐在一边任他不厌其烦地找角度拍着,搭了一只手在下巴边,说:“老青你咋跟个小姑娘似的吃东西还摆盘拍照,到底是给自己吃还是给朋友圈吃啊。”

  “当然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在享受美食呀。”诸葛青终于重新坐了下来,啃起了他的大鸡腿,“炫耀懂吗?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唯美食和美人乃心灵慰藉。”

  “可这只有美食啊?”

  嘴上手上都泛着亮闪闪的油的诸葛青朝问这话的王也,抛了一个笑眯眯的媚眼,刚想不要脸的接上一句另一个不正在望着你么,就见王也转了转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看向诸葛青。

  “欸,这么说有点不对。”

  王也嚼着鸡肉,琢磨着。

  “这不是还有你吗?”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