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11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11)

  王也住的是离这附近不远的一个现代小区,出入的大门布置着保安室和门禁感应器,没有特殊钥匙一般进得了大门,进不了单元楼的小门。感应器的特殊钥匙用户人手三个,王也给诸葛青从搁钥匙的小篮子里掏出来一个,给串到了送给他的那一把钥匙上,省去了他还得专门下楼给他开门的麻烦。
  
  小区门口的保安大爷其实还挺人性,基本都能通融门外的人进出,不需要专门打个电话给业主。但到了单元楼楼下,没有感应器钥匙又不晓得王也具体住哪个单元的诸葛青干脆地给王也打了电话。

  星期天正值王也轮休,诸葛青临行前通知了一声,就颠颠地提着一堆菜和零食从超市跑来了。塑料袋里生鸡蛋,手机还是用肩夹着给王也打的电话:“喂?老王,下来啊,我提不过来了,还没钥匙!”

  “我不是给你钥匙了吗?买啥了这么多东西的。”王也在电话里给他回着,背景音是一阵稀里哗啦的穿衣走动声,“你等着,我马上下去。”

  “你家门的钥匙我是有啊,但谁知道这楼底下还有个感应门啊,看着得用上面的通讯器给你拨号才能开,但我又不知道你家具体是哪个。”

  “你就瞎说吧你就,钥匙上面都贴着门牌号了,你不知道。”王也啐他,“不想自己提上来就直说,回头上来给你个感应钥匙。我下来了,你在门口?”

  诸葛青嗯了一声,把电话挂了,然后就见王也从开启的铁门后面出现了。穿着厚睡袍,踩着棉拖,款式和颜色都是标准烂大街款的居家,头发还是绑着一个髻,在脑袋上随着他一步一晃,看得诸葛青想动手薅两把。

  “我去,你这是把厨房搬到我家来了吗?”

  王也接过诸葛青手里的袋子,沉甸甸的超大号塑料袋里除了蔬菜水果和鸡鸭鱼肉还有一堆锅铲刀具,他翻了两下居然连微笑摊蛋锅都有。另一个袋子没那么大,由诸葛青自己提着,里面全是膨化食品、熟食零嘴和碳酸饮料,还有几听青岛啤酒和RIO,总和估价得有一两百。全是被王也称为“解馋一时爽,健康火葬场”的垃圾食品。

  诸葛青嘿嘿一笑,无视了王也脸上的无奈,两三步越过去抵着要关上的自动门,说:“哎呀,周末嘛,好好休息一下,别老绷着啊老王。”

  王也啧了一声,无话可说,给提上袋子,把人往电梯里送,按了一个六之后,在空荡的电梯里等着时间帮他们送到目的地。

  拎着袋子的诸葛青吹着口哨,吹的是最近流行曲《山海》,曲子和歌词都十分符合他的胃口,在情感上可以理解成做不出的回应,在追求事物上可以理解成达不到的梦想。时不时就会无自觉地哼上两句,哼得王也总忍不住回头望他,说:“你是有多喜欢这首啊,我光听你唱都听腻了。”

  “喜欢呗,就跟喜欢吃你做的饭一样咯。”

  王也哽了一下,这话哄人哄得明显,他没法接,只好咕哝了一句:“嘴贫!”

  诸葛青听到了,嘿嘿一笑,在电梯门开的时候先一步走到王也的家门口,掏出王也给他的钥匙——钥匙上有个阿狸橡胶挂件,跟着诸葛青的动作晃悠,插进门锁的钥匙一扭,咔啦一声门开了。

  入眼的是就是客厅,单身公寓的空间不大,诸葛青望过去就见到了朋友圈里看到的电视机和玻璃桌。接着就是玄关,也是中规中矩的墙内鞋柜,中间散落着一双室内拖鞋,垫在拖鞋下面用来蹭灰的红色小地毯上锈着“欢迎光临”四个大字。

  诸葛青一看就笑了,堵在门口面朝王也,提着袋子鞠躬,说:“欢迎光临,王先生。您是要打尖啊,还是住店呀?”

  “小青子,给本王上只烤鸭,要刚宰的。”王也把他推进屋里,带上门陪着诸葛青演戏,“烤酥点,不酥不给钱啊。”

  “嘿呀,本店不做烤鸭。”

  “北京饭店不做烤鸭那做啥?”

  这会儿他俩已经转悠到了厨房,诸葛青一边和王也贫嘴,一边按照要求把食材放到冰箱,他举着一袋子鸡肉,说:“烤鸡!”

  王也觑他一眼,把鸡肉从他的手里拿下,又摘出香料和配料,说:“你烤啊?”

  “哪能啊,我就是一个破跑堂的,自然是由本店享誉整个北京城的王大厨亲自掌勺,保准好吃得让你连手指头都吃下去。”

  王也哼了一声,把一根香蕉剥了皮,塞进诸葛青停不住的嘴里,拿膝盖怼了一脚他的腿窝,笑说:“您哪是什么破跑堂的啊?本王既要负责给诸葛殿下做饭,还要负责客房服务,我才是跑堂的!”

  “这位王爷您若不怕我炸了厨房,我也是可以沾沾春水的。”诸葛青说得诚恳,就是手没动,嘴里还在吃香蕉,“今天吃啥?”

  王也扒拉了两下诸葛青自费买来的东西,思考了一会儿,说:“就你说的烤鸡吧,再煮个汤……你吃不完香蕉塞我嘴干嘛?”

  “说鸡不说巴,文明你我他。”

  把吃一半的香蕉怼进王也嘴里的诸葛青说。

  王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哭笑不得地把塞到嘴里的香蕉解决完毕,又把碍事的诸葛青赶出厨房,自己在灶台前鼓捣了起来。

  被撂在客厅的诸葛青得了没趣,转了一圈王也的客厅,好奇心起地开始在整个房间里瞎晃。客厅的布陈很简单,墙体简单粉刷,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正下方是放一些杂物的平台,机顶盒和一批书搁在上面。电视墙的四周是储物用的小格子,塞了些五金用品和雨衣雨伞之类的日常用品,还有一格柜子里有影碟,打开一看都是些道教视频和太极之类的中国传统健体运动。沙发是宜家最常见的款,一半用来坐,一半拉开了可以用来躺。挨着沙发的墙上有一张字画,行书写着常清静矣,落款是一个也字的红章。

  诸葛青的眼眉一挑,他自己的书法也算可以,没成想王也居然也写得一手好字。而眼睛一瞥,就发现客厅中间的那玻璃矮桌的桌洞里放着宣纸和墨,而毛笔被悬挂在左边的墙上,由大到小总共五根,都是上好的狼毫。而卷在桌洞里的宣纸也是纸质上乘,墨也不是书店中那种已经处理好的墨水,而是泛着青紫色的上好墨锭。

  讲究啊。诸葛青暗叹一声。现在能沉下心写字的人越来越少了,何况王也还是个工作繁忙的快递员。这不由得让诸葛青对王也更添上一层好感。

  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亮点了,整个客厅的装修格调很素,整洁倒是整洁,但总觉得过于空荡没生气。简而言之就是特别直男的一间公寓。除却放在电视机旁边一道的室内种植的多肉植物,让他觉得有点意思,其他也不过如此了。就是唯一不属于同种的仙人掌有点焉了,诸葛青问了一声王也浇花的喷壶在哪,顺着指示找过去,接上水,挨个给这些植物们浇上。

  喷壶被王也放在洗手间的台子上,诸葛青进去的时候稍微注意了一下里面的构造,依旧没啥亮点,也就那淋浴房的隔层让他惊讶。任谁看到一个一个完全透明的隔层都会惊讶的,这玩意儿除了水隔不了任何东西,拿来搞偷窥play倒是合适。

  诸葛青啧啧两声,没想到王也居然是个闷声色狼,以为他多正儿八经的呢,结果也跟普通男人一样。他走出来的时候不由朝王也飘去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看得王也皱了皱眉,满脸迷惑,手里拍蒜的力道都小了。

  “咋了,干嘛这么看我?”王也说,“厕所堵了?”

  “没。哦对了,我能去你房间瞅瞅吗?”

  “随你,别翻我衣柜就行,到时候搞乱了还得我自己收拾。”

  “你房间里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吧?”诸葛青站在门口问了一句,眼里和声音都带着揶揄,“比如特殊的影片、纸制品之类的。”

  王也愣了一下,而后脸一红,把鸡肉拍进腌料里,喊道:“边去,我正经人!”

  诸葛青嘻嘻一笑,不作评价,只不过一进去就知道他是不可能在卧室里放那些东西了。

  敢问哪位道家子弟能在三清祖师的挂像下面看那种玩意儿啊?

  倒不是专门供出来的雕像,就是一张特别大的挂像,贴在正对着床铺的墙上,诸葛青一进去就觉得心灵受到了三位天尊的教化,一点歪念都在他们的注视下灰飞烟灭,只敢匆匆扫了几眼就走出了王也的卧室。

  看向端着处理好的鸡走向烤箱的王也眼神非常复杂,诸葛青凝重又严肃地对王也说:“老王,你单身多少年了?”

  “母胎solo。”王也回答着,盖上烤箱后把隔热手套摘了下来,“倒是相过几次亲,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都失败了。”

  “在她们知道你颜值ok,北京户口,有房有车,还格外居家做得一手好家务?”

  “这算啥,有的人多了去了,你不也有吗?哦,除了做家务这点。看不上就是看不上,可能是我性格不够好吧。”

  “你带她们来过家里?”

  “嗯,总要展示一下吧。”王也想起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不过很快她们就把我拒绝了……也许是觉得房子太小了吧。”

  不说别的,诸葛青以这将近半年的相处时间发誓,王也的性格不好就没人会更好了,还有比这人更加温润体贴的吗?就凭着在烤箱里冒出香味的烤鸡,诸葛青擦着口水都要给他十分满分,绝对是结婚生子的不二人选。

  诸葛青想了想,决定帮哥们一把,跟他打着商量说:“本人掐指一算,发现是你卧室的祖师挂画阻挡了你的美妙姻缘。”

  “你这是在挑战本道门弟子的底线。”

  王也以单身一辈子的骨气,铿锵有力地反驳。

  “桃花可以弃,祖师不可欺。”

  “你咋不说你未来的对象会手拿浮尘,牵着祖师爷,骑着黄牛来找你呢?”

       “绝佳妙人啊老青!”

       “妙你奶奶个腿儿!”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