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8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08)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被炉里的取暖器热烘烘地释放着令人放松的温度,小桌子上摆着一本笔记本,摊开着,上面已经被一行行铁画银钩的字填了大半,只不过到了末尾成了一个个小黑点,似有人持着钢笔在那处犹豫烦恼得不知道如何继续。

    这笔记本自然是诸葛青的,那只墨水渗透纸张的钢笔被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转在手指之间。面前的电视正放着一部动画电影,是日本动画大师今敏的《未麻的部屋》,其中一段被他来来回回快进又倒放了多次。诸葛青正在分析着里面的分镜特点和拍摄手法,但他的思路卡住了,笔记本里的心得断在了这里。

    按照以往的习惯,诸葛青会熬到早上,通过不断的重放和搜查资料,让自己的脑子活跃起来,直到想出下面的心得。可这会儿他的脑子却钝了,跟个即将耗光了油,进入保护性强制休息的机器人,思维活动成了五秒一下,迟缓得不得了。

    诸葛家的小天才从来都是个迎难而上的人,他拍拍脸颊,揉揉眼睛,甚至企图用手指把眼皮支棱开,可支撑了不到一会儿,困意汹涌而来,堤坝防不慎防,垮了。

    认命关了电视,但诸葛青还是想要挣扎一下,他躺到地上,身子下面是一层地毯,专门为了这种时候准备的,又把大半个身体钻进被炉里,就露出一个头,眼睛彻底闭上之前拿过手机打开闹钟界面,想要小憩一会儿。

    结果手机屏幕刚亮起来,几条未读微信就钻进他的眼里,发送过来的时间晚上十点半,发送人是被诸葛青备注着老王的王也。

    诸葛青啧了一声,戳了两下点开信息,一看又是铁打不动的那几条:

    「十点半了,睡觉啊 」

    「早睡早起身体好诶 」

    「明儿去不去晨练啊老青 」

    他盯着微信,眉头皱成一条川,思路卡壳的烦劲跟着一块上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手机闹钟也不想设了,扔到一边,面对着天花板开始想事。

    想得事很多,但这会儿脑子混乱不好使,思维单线条地全部指向了王也一个人。也不怪诸葛青的脑子出了问题,主要是这个人这段时间实在太过阴魂不散,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导致多管闲事的属性升级成了居委会老大爷;还是之前逼他改变时间送快递的事情让这人怀恨在心了,每天送快递过来的第一句不是“老青出来收个快递。”,而是“老青明天要不要跟着我一块晨练去啊?”、“哎哟今天早起了一个小时!有进步。”、“我昨天晚上两点多咋还看见你发朋友圈呢,你瞧你这个黑眼圈哦!”。

    头一次听到的时候是傅蓉离开的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按照诸葛青的要求这个点过来送快递的王也,一手拿着快递,一手挠着头发,笑得贼兮兮,说:“诶,老青啊,我听傅蓉说你也会打太极拳?”

    诸葛青手里抱着王也塞进来的水杯,一边把快递单搁手上签着名,没多想就嗯了一声:“会一点,小时候家里为了强身健体逼着学过。”

    “那敢情好啊!”王也一拍手,接过诸葛青递过来的快递单,一边说着,“最近有个老大爷自从知道我会打太极之后就缠着我要我教他一手,我本来答应了的,结果大爷一乐,不仅把他老伴叫来了,还把他的那群老友都叫来了,要我开班一块教。”

    诸葛青一听笑了,打量了一下王也,说:“哎哟,想不到老王你还是个社区小明星,人气这么爆的啊,师奶师爷通吃呀。”

    “啧,你别拿我打趣,说正经的。”王也挥了挥手,“大爷大妈们那么多人,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教得过来,本想给他们放视频,边看边学,可他们人老了,眼睛不好使,平板再大也抵不过场地大距离远啊。这方法也就行不通了,所以……”

    “所以你想找我跟着你一起当大爷大妈们的太极拳老师?”诸葛青心领神会地读出了王也拐弯抹角这么久得意思,脸上笑得更厉害了。

    “对对,知己啊老青,我就是这个意思!当然也有另一层含义……”王也讪讪一笑,“就是你看一群大爷大妈,就我一个年轻人,忒尴尬了……”

    “哦,还想拉我陪你撑面子呗!”诸葛青已经笑出了声,两只眼睛弯得可爱,他拍着王也的肩,“可以啊,这么有趣,不是,这么惨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帮呢!就是太久没打了得重温一下……行,啥时候啊?我好准备准备。”

    王也眼睛一亮,手指比了一个六,说:“明天六点,在胡同口集……”

    “下午六点啊……”

    “早上六点。”

    “……”

    诸葛青把水杯塞回王也的手里,抱回快递,退回门里,掩长半边,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拒绝得也是行云流水:“我反悔了,不去。”

    王也同样反应迅速,见缝插针用脚抵住了门,说:“就早起几个小时后而已!教一个小时你就可以回去接着睡觉!”

    “晚起毁上午,早起傻一天。”诸葛青怕夹着王也的脚,没接着动,躲在门后据理力争,“我不干。”

    “那你早睡几个小时?”王也打着商量,“早睡早起身体好啊,老青你看看你平时作息这么异于常人,颠覆生理标准,对身体很不好的。”

    诸葛青回过味来了,他想起昨天傅蓉避着自己跟这家伙暗戳戳地不知道咬着耳朵商量什么东西,两个人一个面露沉重的动着嘴,一个深明大义的点着头,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原来在等着他呢。诸葛青转念一想,知道这两人初次见面的人唯一的交集就只有自己,唯一的共同话题也只有自己,定是冲着自己的作息来了,一个两个都用着好心的借口干涉别人的生活习惯,怎么就不想想别人愿不愿意呢?

    他越想越恼,冷笑一声,把门一敞,说:“老王啊虽说我平时不怎么出门吧,但在北京呆了也快一个多月了,我就算再宅,也有高科技帮我知晓天下。这片胡同的老大爷老大妈有没有真找你学太极我不知道,但是这里中老年人这么多,喜欢晨练的没有八成也有一半。锻炼的方式更是花样百出,我妈一个中年人都会偶尔早起去学着跳跳广场舞的,里面没有一个会太极的老手那就有点不科学了。”

    王也脸上的笑一僵,望着诸葛青的眼神就开始飘忽了。

    “我给你支个招。”诸葛青知道王也这个人对撒谎特别不擅长,直接一点就破绽百出,实诚得让人发笑,也就没有直接点破王也的尴尬,只是笑呵呵地说,“你不是这片地区的红人吗?找居委会的大妈们问一句有哪位大爷会的,让他和你一块负责教他们呗。可要比我这个多年没打的半调子有用多了。”

    “呃……”

    “怎么,还有事?没事我可就关门送客了。”

    生气的诸葛青不想再客气,说着就要关门,王也连忙拽住他的胳膊,立即坦白从宽了,唉声叹气的:“唉,我说你啊,你咋这么聪明伶俐不好忽悠呢!比只狐狸还精明,想瞒点啥都不容易,跟你交朋友真是没秘密。”

    诸葛青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这话夸得他勉强受用,心情舒畅了那么一点点,眉头给王也一个面子,松了。

    全部注意力正都放在他身上的王也恰好发现了这点松动,心下一乐,又无奈又好笑地解释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傅蓉想让我看着你一点,如果能让你稍微出出门,呼吸呼吸新鲜……”

    “新鲜的北京霾吗?她想毒死我,还是你想毒死我?”

    “不是,哪能啊!我这是嘴顺!其实就是想让你活动活动身体,一个劲儿宅家里不动弹容易骨质疏松。”王也绞尽脑汁,“还有就是,诺大北京城你就认识我一个,她不放心你,想让我带着你四处转转熟悉熟悉,顺带互相照顾一下。”

    诸葛青没动弹,心里想着这人说话听着真诚可怎么总有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的别扭,从塞枸杞到现在了不仅没改,居然还顺着交情的深入逐步升级了。还有傅蓉,他怀疑王也到底有什么魔力,穿得邋里邋遢,除了一张脸长得还算凑合,怎么就把傅蓉这观遍一干男人的老手的信任也给骗走了?

    奇也怪哉。

    诸葛青知晓王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从这片胡同的居民见着他就能聊上两句话来看,王也的人缘当真好到一定范围。可他未必吃这一套,也并非是多疑,而是武侯派的小男生天生被同性排斥。诸葛青也一样,所以他就像那位贾府的少爷——说话他从小也戴着一个玉呢,只不过长大了就要看衣服搭配再戴那枚祖传的玉了——诸葛宝玉最喜在柔如水香如脂的女人堆里闹,最厌在糙如草脏如泥的男人圈里混,他和男人睡还会过敏呢!他觉得王也这个人值得交往,但未必等于他想让这人彻底步入自己地生活圈子,所以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便彻底着了王也的道。

    但看着王也那副真情流露的脸,再不济念及他送的那些茶,还有赖以生存的快递都得由他经手送达,诸葛青的心思拐了又拐,就把干脆利落的拒绝吞回了喉咙里,换了个委婉的说辞:“我想活动的时候给你发微信。”

    王也也是个知道分寸的聪明人,顿时就松了手,退了一步,给诸葛青比了一个ok,说:“您随时啊。最好周六周天,我休息,保证随叫随到。”

    诸葛青瘪了瘪嘴,啥都说不出口,伸手不打笑脸,张嘴也不好意思骂这喜笑颜开的王也。他便咕哝了一声谢,把人一推,关门回屋了。

    南方人说话一向比较委婉,被从小培养礼仪的诸葛青更是说不出什么太直接的话,所以当日常送快递过来的王也不仅面对面雷打不动的邀请他参加晨练组队,隔着屏幕还要每天在微信上定点定时催他早起和早睡的时候,诸葛青肠子悔得跟他名字一个颜色了。

    诸葛青恼啊,可王也除了早上七点的时候发来一条叫醒服务,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发来一条催眠服务,说话语气如上般让人生不起气来,其他时候不是正儿八经的发接收快递的提醒,要么就是询问诸葛青“我做了点卤煮和炒肝,你吃不?”“之前给你买的参是不是喝完了,还要吗?”“开门,吃饭了。”之类云云,服务贴心挑不出刺。再加上这位王同志做得一手健康营养的好菜,比上是比不过傅蓉了,但是喂饱诸葛青那饥肠辘辘的胃足以。

    所以诸葛青骨气十足地挣扎了两秒有余——一秒拿来想借口,一秒用在接受借口——通通端进了自己的屋里,打着饱嗝自我安慰:好歹坚持了两秒呢,就比第一次少了三秒而已,武侯派的脊梁可没那么容易弯。

    人的适应能力太过厉害。

    度过二月冬迎来四月春的诸葛青盯着镜子里的自个,准确来说是镜子里面指着十一点的钟,一边擦着脸,一边恍恍惚惚地突然意识他居然自然而然地就在这个点醒了,比以前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还不需要闹钟闹他。

    就只是因为过会儿是王也中午休息吃饭的时间,他会清干了上午要送的快递,然后骑着那辆嘟嘟叫的快递车,把两人份的食盒抱在怀里带过来。摆到餐桌上,打开的时候还会冒热气,香味就飘进诸葛青的鼻子里去了。

    这个时候只需要诸葛青从电饭煲里舀出饭来,给王也端上一碗,给自己端上一碗,筷子调羹就在这些塑料盒里跳跃了。等快要吃完的时候,王也从茶几上拿起泡好的茶,给诸葛青倒上一杯,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水就在唇齿之间冒着香了。

    惬意得诸葛青能把王也成天挂在嘴边的劝他调作息锻炼身体的话给忘了,只不过偶尔也会想念一番送外卖的那几位妹子,便趁着下午头王也跑快递不在屋里,点上杯奶茶接触接触姑娘们的清香。

    晚上的时候王也是不过来的,要和同事们清点第二天的快递,但他给诸葛青的电饭煲里留了一键就可以煮开的粥,也是不用担心吃那些不健康的外卖的。

    诸葛青就这么被照顾了大半月,他发现了不知早上醒得早了,半夜三更最为清醒的时候居然也发了困,一部小电影竟分析不下去了。

    心中警铃大作,盯着王也给他发来的微信,尤其是最后一句。诸葛青小时候没少早起锻炼,小少年困得七荤八素的就被拎起来打拳练舞吊嗓子了。磨练心智倒也是真的磨练,没有这些规律又日积月累的练习是不可能有现在的诸葛青。只是小时候总有父母强硬支撑了一半,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便渐渐顺着心意走了,不早起也不早睡了,解放了天性一样的恣意任性。

    他可不想还没随性多久又被王也给潜移默化了回去。

    得想个办法。

    诸葛青窝在被炉里翻来覆去,撅着嘴冥思苦想。

    晨练,晨练。

    脑子里闪过一道光,诸葛青猛地坐起来,抓过桌上的手机,嘴角勾起来,眼睛又弯又亮。

    要是王也当面见着了这笑,心里得颤上两颤,一颤是被这个笑给甜的,一颤是被这个笑给吓的。

    笑得太甜了,诸葛青一旦笑得这么甜,他估计就得遭点殃。

    接着睡梦中的王也就被手机的来电铃声给震醒了,他一接,诸葛青的声音把剩下的睡虫一只只捏死。

    “嗨,嗨,醒醒。”诸葛青学者王也早上七点的叫醒服务的留言,“起床晨练了。”

    “大哥,现在凌晨三点。”

    “夜跑呀!夜跑完了正好到点晨练。”

    耳边的呼吸停滞了几秒,诸葛青忍着笑,刚想接上一句逗你玩呢,就停对面叹了一声。

    “……我真是服了你了。”

    “诶,反正我就是喜欢这个时候去锻炼身体,你不是说随时奉陪吗?咋,这会儿又不愿意了?不愿意了就早点知难而退啊……喂?喂?老王?你干嘛呢你?”

    话筒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像是一个人从被子里钻出来,开始穿衣服的声音。

    诸葛青心里一慌,顿觉一阵不妙,急忙忙地叫了两句,就听到这阵窸窣停了,过了一会儿耳边响起王也的嗓音。

    “愿意,怎么不愿意了。”王也咬牙切齿,鼻子嘴巴一起出气,“你家门口见啊,诸葛青同志。”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