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6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06)

  那四张照片不单单只发到了朋友圈里,诸葛青好歹也是个小明星,虽说称不上是一线,但也靠着之前的电影和小时候的电视剧,不大不小地圈了一小波粉丝。明星的红一半靠自身的本事,一半靠牢固的粉丝,粉丝能够让你火到招黑,也能够让你糊穿地板,就算诸葛青再怎么不在乎娱乐圈里默认的粉丝经济效应,他的经纪人也不会眼睁睁地让好不容易养起来的粉丝飞走的。

  

  所以诸葛青挑了挑,把发给王也的那一张和与傅蓉的合照,还有那张茶壶和那张晚餐,重新组合成了一组四宫格,重新发到了粉丝过百万的大号上,又重新配了一段字:吃吃喝喝。


  粉丝留言速度很快,数量自然比不上红出半边天的那些,但诸葛青还是认认真真地看了,又挑着几个有意思的回了,像完成了一项日常任务,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枸杞红枣桂圆茶喝到了底,诸葛青猛拍了几下茶壶底,看着最后一粒桂圆从里面滚出来,掉进杯里把几粒水珠溅到桌上,才悻悻地叹着:“泡少了,大半包呢,傅蓉咋不多放点。”


  剩下的材料被傅蓉捏紧了自封袋的封口塞进了茶几的小抽屉里,诸葛青翻了翻,这才发现王也给他送了不少,又几种材料组合成一袋的,也有分开单独包装的。组合包装的那些都是市面上常见的补气益血的组合茶,比如正在喝的枸杞红枣桂圆茶 ;单独封装的,就多是独喝的效果更好的材料了,比如数量最多的人参和菟丝子。


  诸葛青把它们铺到桌子上,一袋跟着一袋放成一排,回忆着小时候因为家族祖训而硬逼着学习的中医知识,琢磨了片刻就发现果然全部都是补肾壮阳又补血的功效。他捻起一袋,袋子不大,正好铺满整个手掌,但抗不住数量多种类杂,绝对够诸葛青每天不带重样的喝上一个多月的。他又想起这人支支吾吾的样子,眉头一挑,想这人怕不是真以为自己买了那些玩意儿用,纵欲过度需要进补吧?


  这个念头怪好笑的,诸葛青的嘴角一勾,没忍住笑声就从嘴缝里漏了出来。想着要不还是澄清几句,把夏禾的名字隐去,换成朋友ABCD,可手才刚拿到手机,切换到微信的通讯界面了,他又停了下来。心思忽的一腾升,诸葛青又顿了下来。


  他想什么呢?他想自己这么冒冒失失地直接说,而且还是在人家有意识帮他找借口避开真实原因的情况去解释,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而且那些东西这么让人尴尬,就算真实情况就是诸葛青的朋友叫他帮忙购买了,一般人也会默认是他在害羞,心照不宣地成了你不说我也懂的理解。这种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的解释,诸葛青机灵又聪明的脑子觉得说了不值,也许还会导致误会更大。


  于是他退了出来,让他和王也的聊天记录保持在互道称呼的位置。对话里透着客气,关系不深不浅,没有必要就得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朋友也得慢慢交嘛。还是先回回那些早已熟稔的亲朋好友去,诸葛青的聊天列表上可有一大批未读信息呢。


  照片的效果颇佳,引来不少姑娘跑来关心。有语音的留言,也有文字的,还有表情包的,三句不离一个惊喜和欣慰——嘿!我们家的熬夜修仙小专家居然开始养生了?


  弟弟诸葛白更甚,直接一个语音电话过来,语气欣喜万分,一口吴语奶得可以把一片深磕他的小奶狗人设的女粉迷醉:“哥哥!你终于舍得关注一下自己的身体啦?”


  我一直都很关注自己的身体好不。诸葛青腹诽着。只不过作息和你们不一样而已。


  但他自然没直接说,怕小白又嘘他,然后委委屈屈地骂诸葛青不识好弟心,便顺势应了:“嗯,受一个朋友强塞,觉得养生茶也不是那么难喝。”


  “谁啊,这么厉害!居然能够一下改善你那作死作到天的作息!”


  “北京这边的朋友,刚交上的,叫王也。”


  “王也?哦……”诸葛白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些什么,诸葛青喂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没啥,哥。就是觉得这名字挺特别的,叫快嘴了跟王爷似的。唉,不会是个什么京城巨壕吧?背景特牛逼,天凉了可以让某个集团跟着一起凉了那种。”


  “没,人平凡着呢。”诸葛青被弟弟正儿八经的问话逗笑了,却意识到这容易受人撺掇和影响的小孩儿又被怂恿着去看了点奇奇怪怪的东西,难得端起哥哥的架子教训道,“你又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粉丝推荐的东西未必都是好的啊我跟你说,走人设宠粉别过了头,你还在上学呢!”


  “知道啦——”


  诸葛白的声音低了下来,一提学习他就没劲儿。因为是个童星,在国内这种重视教育的风气下,自己的成绩不仅自己得看重,舆论看得比他还重呢。每逢期末的时候,就有把他们的成绩挑出来评审一番的风气,也成了这个阶段他们值不值得被当做偶像的一项标准。成绩好的被当做榜样夸上两句,成绩不好的就要准备点说辞给公司的公关团队了。


  诸葛青小时候也经历过,可他本就是诸葛家难以多得的小天才,演戏学习两不误这种事根本不在话下。但是诸葛白就不是了,他和家族里的其他姐妹兄弟一样,就是个普通小孩儿,除了靠努力没有任何办法。只不过小白还有青这个大巨人站在他的面前,公司拿他俩互通资源,炒炒兄弟情,别人就爱拿他俩做对比了。就算两人心里都明白这是人之常情,还带着点挑拨离间搞大新闻的意味,但太过优秀的哥哥自然会影响一个一般优秀的弟弟。


  说不觉得愧疚,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诸葛青宠他的弟弟,从小就宠着,所以才带着央求他的白重新出了道,才把许多资源让傅蓉专门调给了白,才会从浙江跑到北京,八成因为懒二成因为白,甘愿一动不动的韬光养晦。


  兄弟俩关系好得很,诸葛白理解他,即乐意又不愿意的,嘟嘟囔囔地抱怨着青不回家,拿出比平时走人设还要过分的撒娇大法,在语音电话里一句又一句地求着:“哥!你说什么也得回家一趟了,都快暑假了!”


  “这才4月份呢我的好弟弟。”


  “我不管!总之你暑假就是要回家来陪我!”


  “行行,暑假就回,就回。”


  得了肯定的诸葛白立即就笑了,欢天喜地地放过他哥哥,又抱怨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便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诸葛青叹了一声,刚想把手机关了,就瞅见朋友圈来了个新消息,小红点标着一个“1”亮在框里。


  点开一看就见是王也给他的那条喝茶朋友圈点了一个赞。


  诸葛青心思活络,交了个新朋友自然要去他的朋友圈里看看,他想着就戳开了王也的朋友圈。似乎设置了可以查看半年内的消息,但即便如此内容也少得可怜,最新的一条居然是除夕夜,内容也简单得很,一张照片一句话。照片是正放着春节联欢晚会倒计时的液晶电视,四周也没有什么别的摆设,最前面的桌子啥也没有,就一个茶杯孤零零的在灯光下打下一个影子,便是他平日是不离手的那个。一句话就更简单了:新年快乐,祝朋友圈的各位家和万事兴。


  诸葛青左看右看,明明就只有这照片和这句话就有这一点信息,他愣是莫名其妙地从里面看出一点孤独来。


  摸着下巴,诸葛青又接着下翻,也没有什么东西了,原创的就只有这么一条,转发地多是些投票和新闻界面,还有几条中医科普掺和在里面。想找找自拍,没有;透露点日常生活,没有;亲朋好友交流感情,也没有。寡淡得很,独看着这里面的信息,还以为加上了一个独居一室的老大爷,不像个与他同龄的小年轻。


  诸葛青撅了撅嘴,感叹一句内容真少,但好歹也看了一圈人家的私生活了,一个小时前也说着要交朋友呢,诸葛青就把王也观看自个朋友圈的权限提高了成了所有。


  刚弄完,就听到一声消息提示音,朋友圈来了条新互动。


  【王也:你女朋友厨艺真不错。】


  这句留言是留在有傅蓉的那条朋友圈上的,诸葛青想也没想回了过去。


  【南阳村夫回复王也:不是,她是我经纪人,也是很好的朋友。】


  【王也回复南阳村夫:啊?你是明星?】


  【南阳村夫回复王也:没,就演戏的小演员一个。】


  【王也回复南阳村夫:哦。】


  然后王也就停了,诸葛青还在纳闷呢,就看见手机上面蹦出一条来自王也的微信消息提示。


  “早点休息,不然茶白喝了。”


  诸葛青思索着回句好,就见王也又发了一条。


  “那姑娘真不是你女朋友?”


  诸葛青皱了皱眉,有种隐私被窥探的不悦,快速回过去。


  “不是。”


  “可那都是……”


  “你是不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什么了?”


  “也不是……就是,好奇。”


  “少八卦,咱俩还没好到这种程度。”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行了,我睡了,晚安。”


  “嗯,晚安。”


  诸葛青放下了手机,王也的态度让他生不了气,但也没有多开心。正想打开一部电影接着刷夜研究,就想起傅蓉今晚要回来,被她看见铁定得骂一顿,又悻悻地放弃了这念头,打算保命要紧地乖乖回房间睡觉。


  只是那生物钟早已形成,翻来覆去了大半夜才草草睡过去,结果迷迷糊糊之间就被傅蓉和王也的声音吵了起来。


  “你就是王也?”傅蓉英气十足,质问得理直气壮,“给我们家青塞枸杞的那个快递员?”


  “嗯,是。”


  “昨天晚上在朋友圈上问青是演员的是不是你?”


  “欸,你咋什么都知道,是我。”


  “你知道演员多少有点容易被暴露隐私吧?”


  “知道知道!别说老青是我朋友了,就算不是,那保护客户的隐私也是我们该做的。”


  “上道!”傅蓉赞了一句,“说来这家伙又买了什么玩意儿,拿过来我看看。”


  “欸,等下……”


  诸葛青听到这句的时候猛地清醒了,他冲出卧室,也不顾及穿外套了,一身睡衣就跑到了庭院。


  “别开!”


  “啊?”


  哐当,夏禾拖他签收的成人用具掉出快递盒,就怕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显眼包装入了三个人的视野中央。


  傅蓉的脸黑了,她盯着那玩意儿,问:“诸葛青,解释一下。”


  诸葛青心里咯噔一声,他一是想起来忘记了把帮夏禾收成人用具的快递这个要紧事告诉傅蓉,二是王也还在场,他可不能把这件事就这么说出去。王也就算再不知道娱乐圈,以夏禾的名气,尤其是那些与情色掰不开的侮名,能不误解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才有鬼。


  于是他说出了这辈子最后悔的一句话。


  脸还保持轻描淡写的露出一个笑呢。


  “我自己买来用的。”


  王也猛地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神瞬间变得非常微妙,仿佛某种猜测被证实的震惊。


  诸葛青知道这个人心里铁定一片惊涛骇浪,但却不知道他的这些浪曲折异常地打到了一片让误会向九曲十八弯这种程度狂奔而去的沙滩。


  九曲十八——


  弯。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