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5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05)

  王也其实并不怎么玩微信的,绑定手机号也是为了个方便,朋友圈可以半年发不出来一条,发出一条了也是应承着别人向他发来的投票、点赞、转发等等的宣传活儿,偶尔自主分享条朋友圈吧,也都是些诸如“米饭加一物,不仅能减肥!还能降血糖!”、“每天一段太极,活血又拉筋”这类不知科学与否的玩意儿。他也不是不发原创的朋友圈,但稀罕得堪比北京一个月没有雾霾,而内容无非就是些天气变动和品茶感受,品的自然是他根据中医药理知识自调的“一天一杯,远离医生”的养生茶。

  那些个相亲的姑娘便是被他这般架势给吓走的,谁会愿意一天天的闷不出几句屁,偶尔一放还劲给你发“十大防癌蔬菜&十大致癌小吃”的人谈朋友呢?

  王也也不是故意装出一股老大爷气息,如果这些姑娘相处长了,就会发现这人是打心底里为你的身体健康考虑的。相亲的姑娘们时尚年轻,爱好自由,多半都有些仗着年纪轻、代谢快的好处,一个个熬夜成性,修仙成自然。王也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不论是不是在处对象,就算是以朋友的方式对姑娘好,这个关注身体健康定是第一位的。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健康的身体哪来的资本去浪呢?所以他看到她们熬夜吧,就忍不住操心,一操心就抗不住想劝人关注身体的嘴。

  那些相亲的姑娘欲言又止,暖心是真的暖,体贴也是当真体贴,王也可不是微信转发转发就完事的,是当真买了送了,教人怎么做了的。可刚开始的爱情讲究浪漫和激情,而王也的血热不起来,气场里的懒洋洋深入骨髓和血液,导致姑娘们受着王也的照顾却对着一张貌若金城武的脸勾不起恋爱该有的悸动,所以琢磨来琢磨去只好用一句不合适,让王也到现在还是个铁骨铮铮的光棍。

  王也不是不明白,他明白得很,但这已经成了习惯,想改并不容易,曾经尝试着像爱情文学作品里的男人一样,浓情蜜意地说话行动,但也不知道是他看错了书还是学错了姿势,姑娘们的脸上只有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被笑了几次之后,王也便叹着气放弃了。各有各擅自的事情,显然他不是这个料。

  翻着诸葛青给他开放的朋友圈,只能看三天之内的消息,但抗不住这人朋友圈发得勤快,九宫格照片每天都有,自恋似的张张角度都不一样。里面间歇掺杂着写电影或者电视剧的观后感,还有些记录日常生活和心情变化的句子。平均下来一天能发四五条,条条声情并茂,措辞精美,配图更是适当妥帖。

  王也越看越发觉得这话说得没错,果然人各有擅自的事,比如他擅长养生,比如诸葛青擅长撩人。

  从微信上发过来的自拍照很快就被诸葛青传到了他的朋友圈上,四张,第一张是一只又白又细腻的手掌中间撒着枸杞、红枣与桂圆;第二张是半透明的磨砂玻璃茶壶,跟那些花茶店里摆得一样文艺,淡红色的水在杯子里滚着;第三张是个小杯子,与茶壶同款,上面刻着花与叶的图案;第四张便是诸葛青给他发过的自拍了。

  四张照片配着一段话:“天气晴暖,适合喝茶。”

  四张照片调过滤镜,先前有个相亲对象是个摄影师,教了他一点知识,故而王也一点开自拍照的原图就能够看得出来,最后一张带人出境的自拍用得滤镜是最好,也是最精心调过的。

  诸葛青本身就长得出众,笑眯眯的桃花眼连卧蚕都带着花味,即便不加滤镜也足够比过绝大部分的男子了,加了滤镜更是柔和得把王也见过的所有漂亮人都比了过去。

  撇开同性夸同性的芥蒂,王也摸了摸鼻子,觉得这人当真是好看得绝尘了,介于男性的阳刚和女性的阴柔之间,养眼,舒服,看了还想接着看。他客气又真诚地给诸葛青的这条朋友圈点了一个赞,没过一会儿关联信息就以指数增长一样的速度叫了起来。点开一看全是这人回复其他人的话,具体对话的什么他不晓得,但看着诸葛青写下去的一句句话,甜得发腻,这个姐姐那个妹妹的叫着,集合集合可以出一本撩妹教材。

  这一定便是以往那些相亲对象的理想男朋友说话方式了。

  王也想象着,如果是诸葛青做她们的对象,肯定既能陪她们闹陪她们熬夜又能让她们展开真情实意的微笑,满目的悸动。

  但他也确实擅于讨人喜欢,虽说先前有些小矛盾,可当真的受到了关照,居然会正儿八经的跑来感谢,不仅感谢了,还道了歉,礼貌得让王也把之前吃瘪的气全给消了。

  他说了什么呢,他也没说什么,先是用照片表示了他真的领了王也的心意,一句谢谢接着就发了过来。王也惊诧又犹豫,手指放在输入法上面,脑子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诸葛青又发过来一条。

  “我前几天对你的态度不好,我在这里先道个歉。起床气太重,又任性提了那么多无理要求,给你找了不少麻烦。”

  王也一愣,思量了两下,把原先的不客气删了回去。

  “没事,我初来乍到,也没和之前的师傅交接好,打扰你的休息也是我的不对。”

  “行,你也别说这话了。拦什么责呀,错在我就是我,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哪能这么指使你不是?要我遇到这种客户,我早拉黑啦。”

  “这不是还不至于嘛,与客户打好关系也很重要,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这话说的。你被我这么刁难,还送我东西,宽容二字的人形模样呀。”

  王也有点燥,被诸葛青发过来的话给说的,心想这人的嘴巴怕不是蜂蜜结晶,咋这么会说。明明隔着个手机屏幕和网络,硬是让王也生出了点不好意思,想来想去就回过去了一句:“夸过了,夸过了。”

  “哪能啊。我挺佩服你这种性子的,典型的好人啊,交个朋友呗?

  “成啊。出门靠朋友,少一个不如多一个。”

  “行,那我就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诸葛青。”

  “王也。你叫我老王就行。”

  “你们北京人都喜欢这么互相叫叫的么?入乡随俗,你就叫我老青吧。”

  “得嘞!”

  对话就这么几句,很快诸葛青那边便以有事再聊结束了聊天,手机也安静了。就剩个王也把这点聊天记录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最后划到最前面,那张自拍照上边,点开,下载原图,保存。

  这张照片就成了诸葛青留在王也手机里的第一张自拍照。

  夜晚还长,王也翻了一阵诸葛青的朋友圈,想了想倒了回去,戳开诸葛青的头像——这家伙头像用得是自己的自拍,半张脸,眼睛微睁,唇角弯着,很经典也很矫情的角度,可偏又让人看得舒心。王也停留了一会儿,目光想起重要事的移到右上角的三个小竖点上,在蹦出来的菜单里选中了设置朋友圈权限,把对陌生人默认的不让他看自己的朋友圈点灭了,又想了想,翻山越岭地转到隐私设置,把允许朋友查看朋友圈的范围调成了半年。

  他本来是想干脆一点调成全部的,但手指移到那两个字的时候,脑子闪过自个朋友圈里发得东西,嘴巴一抿,还是退了一步,半年。

  毕竟这半年他都没发什么东西,形象还能保持住。

  等王也做完这一切,手机设定的睡眠闹钟正好响了起来,把王也吓了一跳,赶忙了关了,就发现微信回到了“发现”界面。他看了一眼,诸葛青果然再次冲到了更新的最前面,属于他的头像边上亮着小红点,引诱强迫症一样诱惑王也点进去。

  王也没有强迫症的,但他好奇心重。

  家里的网速很快,刷新瞬间把诸葛青发得朋友圈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还是四张照片,前面是物品摆设,这次是一顿西式美食。第一张是黑椒牛柳意面和奶油蘑菇汤,第二张是番茄肉酱通心粉和日式大福,都摆在一张温馨十足的碎花桌布上;第三张是一个正在煮东西的短发姑娘,只有个侧脸;第四张是诸葛青和短发姑娘的合拍,诸葛青的手上比着心,短发姑娘看着镜头,满不在乎地噘着嘴。

  配字也很短:今天傅蓉过来给我做大餐了,好吃!

  王也挑着眉,看着这个叫做傅蓉的姑娘,摸了摸下巴。他记得她,从诸葛青家回去的时候擦身而过,看这个发型和模样他立即便想到了那位老大爷口中说得包养小白脸的大富婆。

  很年轻,面上露着疲惫,但矫健的步伐可以看出她比诸葛青健康多了,迎面而来的时候还能闻到淡淡的香水味。

  王也坐了起来,他想到了那些送到诸葛青家里的快递,不是日常用具的那些,而是各色成人用品的那些。王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里面可是有不少是走后门的道具。

  难不成……

  那些成人用品就是她买来给诸葛青用的?

  t b c

老王以身试法:不按时睡觉,人的脑子就会胡思乱想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