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4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04)

  家里三代都是从艺的,打小也因为兴趣爱好成了艺人后备军,童星出身的诸葛青自诩见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人了,但并不意味这他就能让人随随便便地跟自己套近乎。可爱的姑娘也就罢了,粗糙的男人诸葛青可就不乐意了。

  

  他面上没发作,心里冷笑,肩膀微微一挣,王也的手搁在肩上的就给挣了下去,淡漠非常地说:“兄弟,那茶杯明明是你硬塞过来吧?颠倒是非挺得心应手的啊。

  

  被挣开了手的王也搁在半空,掩饰尴尬地移到了鼻子上,他的眼睛转着,说:“也不是……就是,那啥,”他扫了一眼诸葛青,从头到脚,“你看你这个身体,这么虚,生活作息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所以我就想给你送点补品,养养生锻炼锻炼身体什么的……”

  

  诸葛青拧着眉,没接话。不是他不识好人心,也不是疑心过重,只是任谁碰到一个认识没几天的陌生人向自己没由来的献殷勤心里都难免会犯嘀咕。何况他还是个娱乐圈里的人,什么黑水没见过,隐私都跟默许似的暴露在大众之下,谁能知道这个表面人畜无害的快递员会不会是个被狗仔买通的无间道呢?而且他是自己的什么人啊,素未谋面的,就跟自己的爹妈似的苦口婆心劝他照顾身体。知道住在这个胡同里的老大爷老大妈都多少有点古道热肠,个个堪比调理街坊领居矛盾的居委会,可这个王也横看竖看也不过跟他同龄,撑死了相差个一两岁,怎么比这些大爷大妈们还要多管闲事?

  

  所以诸葛青就站直了,拿眼睛瞅着王也,拒绝的态度明显得很:“我身体好着呢,犯不着。”

  

  这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王也也是个识趣的人,只不过眼睛还是在他手上的快递盒子和身上之间移动了一会,脸揪着,嘴上支支吾吾了半天,末了才放弃了叹上一声:“行吧,你就当我是在贿赂你,毕竟这片胡同我负责了,以后我俩少不了见面,多担待。那些东西都是好货,也吃不出什么毛病,你要留就留,要扔就扔。还有快递要寄么?没有我可就走了。”

  

  诸葛青见他眼神飘在快递盒子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到那里面是夏禾新购入的情趣用品,他就知道这个人不是拆过了他的快递,就是从快递盒子上的信息里知道了里面的玩意儿。可他脸皮薄,又或者是没见过啥市面,所以才这么拐弯抹角地提醒着。

  

  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知道了快递里那些小众又异于常识的东西,既不评价也不嫌恶,反而跑来担心起使用人的身体健康,还挺替人着想。诸葛青看着王也,他的脸上因为自己的拒绝带上了点不识好人心的憋屈,心里头不免有些想笑。但是这到底是隐私,既是夏禾的也是他的,一码事归一码事,诸葛青还是不想就这么服了软。但他也算上是个品格高尚的人,所以退了一步,说:“没了,你走吧。这些东西我就先收下了,至于我告不告状,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王也啧了一声,无奈地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大门关上的时候,还能听见王也骑着改装三轮快递车,一路突突突,一路和隔壁的大爷打招呼过去。诸葛青立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冷风吹过来的时候冻得他一个哆嗦,才回过神来往房间里跑,可跑上没两步,就听到大门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诸葛青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裹着一身羊毛大衣的短发女人站在敞开的门边。他眼睛一亮,眉头一松,屁颠屁颠地迎了过去,特殷勤地替人关门,拉人进院,嘴上更是抹了蜜:“哎呀,傅蓉!你终于来了,可想坏我了!”

  

  能让诸葛青这么喜笑颜开的人定不是个简单人物,她的名头不大不小,放在娱乐圈里算是个想上一会儿就能叫出名字的人物,一半是因为诸葛青这位奇男子,一半是因为她的特殊作风和堪比靠绯闻出位的明星般复杂的包养小鲜肉史。

  

  也是隔壁的老大爷口中那位疑似包养了诸葛青的大富婆。

  

  但诸葛青不管这些流言蜚语,他就知道傅蓉是他的经纪人,从复出便遇上了,跑上跑下的辛苦把他拉扯到现在,又担负着烦恼倾诉对象和调剂业余饮食生活的重要作用。这套四合院也是她帮着找人寻到的,装修也是她陪着诸葛青一起找人设计和布置的。所以傅蓉手里也有把钥匙,诸葛青给她的,一半是为了工作方便,一半是为了感激,把四合院的一个房间专门配给了傅蓉,就是为了让她从浙江的家族总公司过来这儿能有个落脚休息的地方,免去了总要跑酒店的麻烦。

  

  傅蓉瞥他一眼,脸上全是工作后的疲惫和不耐,可看到诸葛青笑得那么春风拂面,倒也勉强勾起一个惨兮兮的笑容回应过去,就是挡住了诸葛青朝她扑过来要抱的势头,说:“别,注意点小男孩,这附近不是没有狗仔。而且老娘累一晚上了,接不住你。”

  

  她说着就大踏步走向正房,双手一扒,就要拉开正房的大门。诸葛青嘴里一句等下刚豁出口,可惜手慢了,没拦住,一屋子乱七八糟的步陈就入了傅蓉的眼。

  

  门口摆了一溜鞋子,没有一双是正正规规地挨在一起的,不是这边歪着一只,就是那边落着一只,大冬天的雪地靴能和大夏天的凉鞋卿卿我我。地上更要命,摆了一个大地毯,地毯中央是个日式被炉,估计是最近才买的,傅蓉没见过。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被炉上边放着一排开了一半的上好佳和黑啤,下边散着一批未开封的乐事和百乐滋,垃圾桶就在它们旁边,里面已经满得爆出来了,仔细一看就知道下面严严实实得定时被诸葛青这嫌起来换垃圾袋麻烦的人压过几脚。零食的碎屑落一地这种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会出现在被炉四周,可偏偏离着不远处又有一叠堆出放荡不羁爱自由个性的毯子,正是诸葛青披着出去拿快递的那一条。后排的沙发塞满了快递,被拆过的没被拆过的全部堆在上头,也不嫌灰多,被拿出来的产品还算好点,懂得分开,放在了前面的桌上,就是把原先在桌上的茶具挤到了一边。

  

  傅蓉头皮发麻,面部发黑,逮住那脚勾着搁在门边的一袋垃圾,企图挽回一点形象的诸葛青,咬牙切齿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诸、葛、青!”

  

  诸葛青脚猛一伸,一把拿起垃圾袋,同时心虚地哎了一声。

  

  “你还真是个乱室佳人啊,”她发出冷笑,瞪着面前这在外光鲜亮丽,在家邋遢成性的诸葛家大少爷,“我是没提醒过你下次再把屋里弄乱就别想吃我做的饭,还是你就是纯粹不想干来气我啊?!”

  

  他讪讪一笑,提着垃圾袋一溜烟地跑向院子里的大号垃圾桶,一边给她比心:“怎么会!我这不是制造理由让你多留下来陪陪我嘛,一起打扫卫生不是很浪漫!”

  

  早就免疫了这人的撩妹手段,傅蓉打飞那颗飘过来的小红心,把扫把扔过去,哭笑不得地骂道:“浪漫个屁!也就北方不生蟑螂让你有胆子这么浪!赶紧给我过来搞卫生!”

  

  等到彻底清洁完毕了,傅蓉趴在被炉上,发出一声舒坦的叹谓,诸葛青坐在另一边给她剥橘子,一半吞进自己的嘴里,一半塞到傅蓉的嘴边。傅蓉叼着橘子,手一伸捞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扒拉出一叠材料,摊到诸葛青的面前,说:“诺,这些都是我给你争取到的通告,有拍戏的也有综艺节目,大部分都是一个多月之后才放出招募风声,我花了点心思才提前这么久帮你搞过来。你好好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就去试试。”

  

  诸葛青乖巧地拿过这叠来之不易的材料,能在官方放出风声前就得知消息,傅蓉怕是费了不少力气,故而就算是些他一看标题就不想去的通告,倒也给足了面子一页页看了过去。大概有七八份的资料,除了剧组介绍和节目内容的东西,傅蓉还贴心地附注了一页接这些通告的利弊。诸葛青翻来翻去,嘴里的橘子核吐出来一小堆了,才勉勉强强地从里面抽出一份,说:“这个吧,这个剧本有点意思,我应该会去试镜。”

  

  傅蓉看了一眼,又是个没啥好处的低成本文艺片,两个月之后试镜,导演和制片都不是什么有名气的,还不知道后期有没有钱搞宣传。当初也是在一场应酬会上遇到了个朋友做得中介,说这片的投资人是个搞房地产的当地土豪,想摆脱身上这股暴发户的气息才答应了导演投资这部文艺片。纯粹是看在朋友的份上,还有诸葛青那刁钻的口味,才接了过来,没成想还真让他感兴趣了。

  

  她扫了一眼剧情简介,失忆少女和油滑少年的爱情故事,背景是铁饭碗没了工人纷纷下海经商的九十年代,而诸葛青要试镜的是里面的男主角,剧本和试镜的台词都附在里面了。她看了看,没什么大毛病,和诸葛青之前演的那些有异曲同工之处,就是不温不火,也不知道这么演下去,诸葛青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线演员。

  

  傅蓉没由来头就一疼,说:“我说你又接这种要资源没资源,要流量没流量,要爆点没爆点的戏,啥时候才能红啊?小白走小奶狗路线,跑了几个综艺节目现在都比你的人气高,我看着数据脸很难堪啊。”

  

  诸葛青还在吃橘子,一脸无所谓地把其他几份综艺节目的通告扔进了垃圾桶里,说:“我嫌麻烦嘛,如果真像小白那样,出了家门就得时时刻刻保持着人设,这么累人。虽说这样红得快,但这么容易就搞定的事情我没兴趣做。再说了我哪是就这么一面的人,不弄不弄,还不如钻研怎么扩宽戏路呢。”他又露出一个笑,贱兮兮的,“而且我还没休息够呢!”

  

  傅蓉没辙了,长叹一声,有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艺人兼朋友,除了认命她还真想不出来什么法子对付诸葛青。好在和他相处要比手下其他艺人和面对那些个奇奇怪怪的大老板来说轻松惬意多了,也就随了他去。被炉里暖和,真不愧是个能够把人吸进去的地方,她一缩身体就要躺下来往里面钻,这注意力一转换,脑子里闪过一个人,又坐了起来,细眉扭着,问:“青,我来得时候见着一男的,从咱这过来,戴着土鳖雷锋帽,似乎还绑了个马尾。那谁啊?迎面过来的时候还瞅了我一眼。”

  

  “哦,那是新来的快递员,叫王也。之前的大爷调到别区去了。”

  

  “王也?没听过,但怎么觉得这么眼熟……”

  

  “他送了一段时间快递了,可能擦肩而过的时候见过吧。”诸葛青指了指整理在一边的快递盒,“诺,那些都是最近他送来的。”

  

  傅蓉啧了一声,想起刚才从房间里整理出来的零碎,说:“唉,我说你啊,成天不出门就知道网购,连根头绳也网购。吃饭也靠外卖,我看厨房干净得可以当镜子照了,你是有多少天没有开火了?仗着得天独厚的吃不胖基因肆意妄为啊?还有是不是又黑白颠倒得看片?你瞧你的黑眼圈,注意点形象行不行,你的脸也是卖点啊!”

  

  诸葛青撅着嘴,不乐意了,咕哝着:“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絮叨……”

  

  “什么一个两个,你又背着我偷偷去撩哪家姑娘了?”傅蓉紧张了,“你现在正处在关键时候,可绝对不能谈恋爱知道不知道?”

  

  “我说的是刚才那个快递员!看我成天让他逼近下班时候来送快递,以为我是个病秧子,居然跑来劝我养生,”诸葛青委屈,把茶几上的几袋子的枸杞、红枣、桂圆、人参等等玩意儿扔到傅蓉面前,“这些玩意儿就是他硬塞给我的,真是多管闲事。”

  

  傅蓉松了一口气,揭开几个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往茶壶里面倒,一边给诸葛青泡着补气血的桂圆红枣枸杞茶,一边劝他:“这快递员还挺好心啊,这里人都这么热情的?他是不是在这片很受欢迎啊,做事这么贴心,还会担心客户的身体健康。”

  

  诸葛青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最多的面孔第一位是傅蓉,第二位就是王也,再多了便是模样各异的外卖小妹小哥,怎么可能知道王也在这片受不受欢迎。但是想起这人一路能和一堆老大爷老大妈打着招呼过来,也许真就挺受待见,便含糊地回了一句嗯,说:“应该吧,我有时候能看到隔壁大爷拉着他聊上半天话。”

  

  “哦?那你可得学学人家了,住到现在了还不知道怎么从这走到胡同口吧?真害怕你宅成一个社恐,多和周边邻居打打关系,保不齐遇上狗仔了还能帮你打个配合呢。”

  

  这话说的虽然是好意,可诸葛青听着不舒服,他最讨厌别人逼着自己做什么,就算是朋友也不行。所以这张白皙的俊脸就冷了下来,傅蓉一边美滋滋地喝着枸杞红枣桂圆茶,叹上一句味道真好,定是专门调配过的上等货,一边给诸葛青倒了一杯,劝他喝两口养胃,可这人甩脸色,让杯子放在桌上变凉也不愿意动嘴嘬一口。

  

  傅蓉不理他,任他闹脾气,自顾自得边品尝边说:“这王也这么会做人,长得也可以,就当个小快递员有点可惜了。要是能挖过来做艺人估计能红一阵的。”

  

  “嗯嗯,对对对,傅蓉是皇上,说啥都是对的。”

  

  “正经点!”

  

  傅蓉笑着拍了他一下,知道诸葛青听得有点不开心了,也就没接着说了,而这人也趁机倒到她的肩上,撩起她耳边的头发,夹到耳朵后面去,对着露出来的耳蜗吹气:“我饿了。”

  

  被这气息吹得耳朵痒,傅蓉推了一把诸葛青,无奈这家伙撒娇技术夺人,心一软,站了起来走向厨房,给他展示自己的中级厨师证的手艺。

  

  当真是改善伙食,只会做出黑暗料理的诸葛青吃外卖都快吃吐了,傅蓉这一顿饭险些让他连盘子都舔进了嘴里。只可惜到了晚上,傅蓉又被工作上的事情叫了去,还在遐想着夜宵的诸葛青落个空,送人出了门之后,窝在被炉里看起了小说。

  

  暖气开得太足,北方又难免干燥,没看多久诸葛青的喉咙就在发干。他把小说一扔,点开外卖软件就想点一杯奶茶,三分甜加奶霜加波霸的阿华田,这是他最喜欢的一种口味,两三天不喝能浑身没劲。

  

  可手机屏幕不够大,盯着界面的眼睛难免有余光,偏偏这个余光拐到了先前傅蓉给他泡的枸杞红枣桂圆茶上。他鬼使神差地拿了过来,茶已经凉透了,但还是飘着一股淡淡的甜味。保温的茶壶里还有一半,热的,诸葛青把它倒了回去,两个温度一掺和,倒进杯子里时拿着都觉得舒服。

  

  暖手,像王也塞进他怀里的水杯。

  

  诸葛青望着上面浮着的枸杞,喝了一口,枸杞就入了牙齿之间,咬下去一阵甜。

  

  他砸吧砸吧嘴,品味着:“意外挺好喝的。”

  

  看了眼茶壶里剩下的茶,够他喝上一晚上了,便思虑了一会儿决定不喝奶茶了,今天换个口味。

  

  于是诸葛青便退出了外卖软件,拿起小说接着看,可眼睛里还没飘过几行字,他又把手机拿了起来。

  

  先是点看手机通讯录,找到一个备注成“傻逼快递”的手机号,又打开微信,把手机号复制进去,蹦出一个拿真名当昵称的用户,头像还是个水杯。

  

  王也的微信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南阳村夫请求添加你为朋友」

  

  「你已经添加对方,可以开始聊天了。」

  

  “是王也么?”

  

  “……嗯。”

  

  刚回复过去,王也就收到南阳村夫发过来的一张照片。

  

  诸葛青仰头微笑的自拍,手里捧着的水杯被摆在最吸睛的位子,略带红色的茶水上面飘着枸杞和红枣,放大看一眼还能见到一点桂圆。

  

  “泡出来的茶味道不错,谢了。”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