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2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02)

    刚接了快递,刮骨钢刀就打来了微信视频。

    铃声穿过房墙跑进诸葛青的耳朵里,他裹紧了肩上的小毯子,抱着快递盒把阿狸踩成风火轮,门哐当一关,扑进腾腾地暖笼出的温暖春天里。

    “夏大小姐,我把这盒成人用品给你留在哪里呀?”

    诸葛青一边接了视频,一边两脚一提一放,踢掉了在屋里就是嫌弃品的阿狸棉拖鞋,掀了身上的毛毯抛进大衣满堆的沙发里,就着暖呼呼的地就是一坐,把手机架到从故宫淘来的锦衣卫旋风腿支架上,正对着当红女明星夏禾小姐的脸,说:“要我叫人给送到那小交警在的大队里么?”

    诸葛青口里说的小交警是被西城区交警大队一枝花,叫张灵玉,和田玉级别单身汉,长相标志为人正直,上过微博热搜榜。那一次意外的曝光,却用一身从脚包裹到脖子的交警制服圈了一干想要扒了他的制服的老婆女友粉,自己却连个微博都没有开,可能还压根儿不知道自己走红的事。

    诸葛青没亲眼见过,但也听闻了这人的大名,不过不是通过微博传播,而是通过夏禾。

    夏禾是谁?一位美极媚极的女人,举手投足都撒播着让人腿软的荷尔蒙。是娱乐圈如日中天的艳星、花瓶,典型的绯闻缠满身,粉黑傍地走。混娱乐圈的没有不认识她的,即便不混,只看个花边新闻就能有十条里九条都是她的事,还有一条没她的事,也要拉着她的名讳博眼球。

    她万草丛中过,不留一点绿,可总有一堆绿渴望粘上她的身。

    就是这么一位美人儿却陷入了求而不得的困境,而让她掉进悬崖里的,偏也是个顶顶的美人儿。

    只不过那美人儿是警察兼党员世家出生,又红又专,会正儿八经地对投怀送抱的少女们说“共产主义尚未实现,何来心思谈情说爱”的张灵玉。

    当然这句话是诸葛青脑中对张灵玉形象的肆意发挥,但听夏禾垂手顿足地描述,诸葛青第一时间就勾勒出来了个严肃认真又禁欲的小警官形象。

    谁会想到让多少男人遐想的夏禾会遇到这么一个硬骨头呢?

    这两人悬殊的身份和颜值,他们的相遇也许是一个可以上八点档的都市情感剧,但夏禾轻描淡写的把这出情感大戏表达成一句话:一个酒精测试仪引出的爱情。

    “我这辈子都想不到驾照也可以做定情信物。”当时的夏禾说,“他把我的驾照扣了,我想把他给扣了。”

    “姐,说白了你就是酒驾被抓了记恨人家呗……”

    “要你多嘴。”

    说是如此,但这只是刚被扣时的心情波动,到了张灵玉温声和气的安慰心态崩塌的夏禾时,她看着这人认真的皱眉担忧着自己的一双眼傻乎乎的笑了。

    张灵玉,土老帽,娱乐八卦全不晓,成为极为罕见的一位不认识夏禾的圈外人,即便他转头就能看见夏禾给肯德基拍的海报贴在公交车站上的广告牌中。

    可偏偏却那么认真体贴的安慰着一个烂醉如泥撒酒疯的陌生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夏禾的心脏节拍突然快成了野蜂飞舞时,她知道她栽了。

    也知道了这男人是有多他妈的难追。

    其中的过程统统略过,好不容易让人软了心,点了头,却只能对视和牵手,来个贴面礼就能让对方脸红耳热、语无伦次得让夏禾觉得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备受良心谴责。一段时间下来,她觉得自己谈个恋爱谈成了无欲无求的观音。

    张灵玉,不给抱,不给亲,好似煮熟的红烧肉不让吃。

    人是铁,色是钢,一天不上饿得慌。

    痛定思痛的夏禾扔了手里的净水瓶,通过咨询网购了一批功能各异的成人用具,刚要确认订单时脑中上一秒闪过比香港记者还要快的啥都知娱乐小报麾下的狗仔,下一秒诸葛青笑眯眯的俊脸就浮上来了。

    “诸葛青青~帮我收几天快递好不好~最近狗仔盯我太紧,人家不方便了啦~”

    夏禾发嗲,嗲得微信对面的诸葛青立即答应,于是就有了手边的第一份快递。

    这份是夏禾寄过来家中固有的,给他过目一下,示意之后的玩意儿要么和这差不多,要么就是这类的变异增强版,别被坑了。也估摸着某宝把取货信息告之给了夏禾,诸葛青才能前脚签了快递,后脚就看见手机屏幕里的夏禾那张素颜。

    她眉眼如丝的一眯,笑得甜,语气却很不客气:“小青啊,你这是要断姐姐的姻缘呀。”

    “怎么会呢,村夫只不过是想推进一下你俩的感情进程。唉唉,一颗好心付水东流……”诸葛青双眉向下一撇,两声叹息委屈得紧。

    “好你个村夫,别和我装。”夏禾被他逗笑了,“过两天叫朋友去你那里拿,你最近接戏吗?还是又窝在家里哪也不动弹?”

    “没接,前阵子接的戏够我瘫一段时间。”

    “你都瘫快半年了,就靠着偶尔发发微博日常表示人活着,不怕掉粉掉流量呀?”

    “怕呀,但是吧,我也不想累着自己。”

    “呵,娱乐圈里像你这样重出道就收刮了一堆奖,却不蹦不跳的真是太稀罕了。”夏禾撩了一下头发,不笑了,嘴里发出一声轻叹,“诸葛家的艺人们怎么一个个都这样,把整个娱乐圈遛着玩,没劲儿。”

    诸葛青淡笑,他想起自己的长辈,还有同辈的兄弟姐妹,亲的表的堂的,都在娱乐圈里混。诸葛家是个出艺人的世家,喜欢搞专精,从偶像、歌手、演员、主持人到制作人、投资方、导演等等,只要与娱乐圈有关系的都有一个到两个的诸葛某。但所有诸葛家的艺人都极为低调,不出一个标点符号的绯闻,在这淤泥遍布的娱乐圈开出一朵朵洁白无暇的业界道德莲。

    而诸葛青算是个在典例中剑走偏锋的特例,童星出身的他6岁时就靠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精湛的演技火遍大江南北,结果迅速退出,潜心学习到了大学毕业,又突然悄无声息的带着弟弟复出。一复出就是一部在商业追求下,管你拍得多妙都无人问津的自导自演自编自制的小成本文艺片。

    靠着这个文艺片,诸葛青跟匹天降下来的黑马一样席卷了一批奖杯,就差没有跑到歌手届凑一个热闹了。

    这一下子,诸葛青的名声大噪,被称为诸葛家唯一一位跨界明星。童年的经历再次被媒体提起,沉寂的饭圈再次被灌入了新血液。

    但很快,诸葛青再次安静了下去,不接广告,不接访谈,不接综艺节目,只在一场又一场的影视剧和电影里面出现他的名字。十天半月好不容易有次新闻,却也是他在哪个地方出现,标志又得体的打扮和谈吐又拢获一批新的小迷妹。

    就在大伙儿以为他也要和传统的诸葛家一样低调时,诸葛青有了绯闻。

    唯一一次,对象便是夏禾。

    那次绯闻也是使这两人成为好友的契机。

    所以诸葛青给自己辩解一番:“没那么差劲吧夏禾姐,我好歹也和你闹过绯闻的呀。”

    夏禾啧了一声,眉一挑,佯怒道:“这事怎么还记着呢?行啦,你也知道这几天热搜榜上的事,那群狗仔跟我跟得勤,想见个小交警怕是都要被谣传成酒驾被抓……啧,不多聊了,事情成了请你吃饭!”

    “只是请吃饭也太磕碜了吧夏禾姐,不免了我那份的份子钱对不起我的功劳啊。”

    “蹬鼻子上脸,”诸葛青说的话让夏禾这几日被各种事缠身而烦闷的心窝暖和,嘴上笑骂了一句,“好好,免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家长里短的话,最后在夏禾嫌弃了一番他的不修边幅之后结束了这场远程会面。

    诸葛青拿起手机一看时间,中午11点半。

    “好早……”他打着哈欠,不悦地咕哝了一句,“破快递扰我清梦……”

    昨晚通宵把《霸王别姬》和《断背山》翻出来,琢磨台词和拍摄手法到早上的诸葛青本想一觉睡到下午,结果被一通快递电话给弄了起来。

    他挣扎着,在被子里跟只蚕宝宝似的咕涌,听着电话从出现再消失,又从没声再响起了三个来回之后,终于认命地掀开被子。扭开门外的监控一看,是个男的,也就干脆不梳头不洗脸就披着小毛毯跑了出去,多年的家教让他只是没生好气的签了快递,任那大鼻子的快递小哥傻了吧唧地拿一个古怪眼神瞅他半天,然后砰地一声关了门。

    那快递小哥是个生面孔,新来的吧。还绑个马尾,在一众板寸里真是少见。诸葛青一边刷牙一边想,就是素质不行啊,怎么都不请教一下长辈、摸清客户的作息就干活了?

    以前给诸葛青送快递的是个中年大叔,早摸清了诸葛青的作息,电话都不打直接把快递往墙上一放,留条短信就走了。诸葛青也在拿了快递之后给人回条短信,算是完成了整个送快递的过程。

    算了,可能也就是个临时工,过不了多久中年大叔就回来了。

    但是有句话怎么说,天不遂人愿。

    诸葛青第三次在大早上被三通连环电话吵醒,一看手机号又是那熟悉的快递号码时,整个人腾地一下起来,也不穿外套了,中烧的怒火让他感觉不到冷,冲出去砰地一声把门打开,脸上笑呵呵,语气气冲冲地对着门外拿着俩盒子的快递员说:“您师傅就没告诉过你送快递讲究不打扰人休息吗?”

    那快递小哥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表,一口当地腔普通话冒了出来:“不能吧,这都早上十点了哥哥。”

    “早上十点很晚吗?耽误你工作了?嫌时间晚,晚上十点再来送。”

    “不行,那时候我都睡觉了。”

    诸葛青被他这无赖回答气得嘴上冷刻,讽道:“您贵庚?晚上十点就睡,披着年轻人皮的千年老妖?”

    “免贵,整好二十六。您这边本来也不属于我管,但原来的快递员有事被调走了,硬加塞了一片胡同,工作量直线上升,只能提早了时间来送。不然今天的工作得堆到第二天去,我也很难做啊。”快递小哥雷打不动,拿着一把笔往前凑,“南阳村夫,南先生是吧,来来来,把您快递签了。哦,记得签真名。”

    诸葛青没动,他拿出了手机,笑不露齿地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快递小哥一愣,而后回道:“王也,也是的也。”刚报完姓名,就见诸葛青在手机上拨号,音效声跌宕起伏,王也心里忽地一阵不妙,“你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投个诉。”诸葛青慢条斯理地回他,“……得扣不少钱吧?”

    “大哥,给个面子!”王也猛地抓住诸葛青的手,“晚上十点送不了,我下午四点来成不成?绝不打扰您的休息!”

    诸葛青收了手机,一边心想投诉真好用,一边笑得灿烂,学着他的口音说:“成啊,麻烦您嘞。”

    王也无可奈何,扁着一张嘴。而得了便宜的诸葛青乐呵呵的拿了笔要签字时,一阵冷风吹来,鸡皮疙瘩一起,人也跟着打了个喷嚏。

    “大冬天的就穿了件薄棉衣出来,您这位年轻人修炼了千年的御寒内功吧?”王也趁机回嘴,一边把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塞进了诸葛青哆嗦的怀里——泡着红茶的塑料水瓶,“抱着暖会儿,赶紧签,签完了还我。”

    反被关照的诸葛青有点儿尴尬,干笑两声,也不呛人了,乖乖签了字拿了快递,道了声谢,把水瓶一还,奔回了屋里。

    算是个好人。诸葛青勉勉强强下了个评价。

    屋里的热气涌上冰凉的身体,暖和过来劲的诸葛青拆起快递,两个都是替夏禾收的成人用品,从国外邮进来,他没敢拆了成人用品的包装仔细看,就着包装盒给夏禾拍了个照片过去表示货物完好无损,过两天记得来拿。

    可就在拍照这一会儿,他忽然从镜头里看到了个小塑料袋,塞在快递盒和产品包装盒中间的夹缝里,没认真瞅还没法发现。

    诸葛青抽出来一看,还不只一个袋子,两个!半透明的小塑料袋似乎装了什么东西,他翻开一瞅,愣住了。

    小塑料袋里一袋装着几十粒枸杞,一袋装着十几片人参。

    行啊,这成人用品店这么贴心,还关心客户的身体健康,意味深长的寄的全是补肾的。

    诸葛青哭笑不得,想这现在代购们为了好评真是豁出去了,更何况之后连着收了几个成人用品快递,都有这些小补品,真是不给个五星好评不是人了就。

    可这一给,一评价,诸葛青却收到了店家来的留言。

    “我们没有送这些东西啊?”

    诸葛青皱了眉,回复道,不是你们那会是谁,总不可能是快递员吧?

    还真就是快递员。

    当诸葛青咂摸出这个想法,又动手试探——他叫住再次来送快递的王也,说:“你等一下,我要寄快递。”

    “什么快递啊?”

    诸葛青从兜里变出几袋小补品包——全是从快递盒里找出来的,弯着一双半睁的桃花眼,说:“寄这些。”

    王也一怔,讪笑两声,露着被揭穿小秘密的窘迫:“唉,被您发现了……”

    诸葛青癫癫的乐,看着王也脸上飞过的红,心里飘过一句:

    小样儿,做的这么明显,想瞒谁呢。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