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29 -

门打开的时候,暖黄色的光照进诸葛青的眼里,这光不亮,在一片漆黑的客厅之中,勉勉强强地从二十几寸的液晶屏放射出自己的光,力所能及地扩散到每一处。好在距离它最近的沙发茶几,甚至于坐在沙发中间的人,能轻而易举地被它照出个足以让诸葛青从一抹黑中认清的实体。 

  王也看向诸葛青的眼神里带着惊慌和茫然,他兀地立起身,屁股悬了半个空,圆溜溜的眼睛配着微张的嘴,不知为何带上了点磕巴地说:“老青?你,你怎么……”他似乎觉得话说得不对,顿了一下,连带着按下遥控器的暂停键,“怎么要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还以为你早睡了就没发消息。”诸葛青挑了一下眉,他感觉到王也动作间的不自然,但他没有明白这股不自然出于什么原因,只是轻巧地用一句话拂去:“大晚上的看电影也不需要把所有的灯都关了呀,看得什么?”

  诸葛青换了拖鞋进来,又给开了一盏沙发顶上壁灯,才慢悠悠地走过去,然后看清电视上暂停的画面时笑了一声,说:“稀罕呀老王,这不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吗?你居然会看这个。”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王也干笑了两声,“瞎翻网络电视存储的时候正好看到这部在最前面,就顺势看了起来呗。”

  《霸王别姬》这部电影诸葛青最理解不过,他一直把它当做电影和表演教科书,里面的拍摄走位、分镜头编排、几位主演的表演形式,甚至于背景音乐,他都分析了个遍。更别说台词和故事情节了,诸葛青看到一个画面都可以联想到前一幕和后一幕的台词和剧情。他实在是太喜欢这部电影,从第一次懵懵懂懂地看完全片,到年复一年的温故知新,要说诸葛青踏上表演和娱乐圈的道路,做出专精文艺片的选择,皆有这部电影的启发。

  一句“心中有戏,目中无人”被诸葛青当做表演的最高境界,也是他汲汲营营到现在的目标。

  所以诸葛青宁愿半年不演戏,也不愿随便接戏。

  这个道理傅蓉一知半解,白毫不了解,球儿不屑理解,王也……王也从未说解。

  电视里的画面正在剧情的前半截,菊仙喝着段小楼递过来的、定下他们两个这一辈子纠缠在一起的酒,灼灼目光之间一方是真情,一方是实意。

  “你以前看过这部电影吗?”诸葛青坐到了王也的身边,胳膊一伸搭在王也背后的沙发靠背上,笑吟吟地翘起了腿,“这可是部非常值得研究的电影。”

  “我……我听说过,张国荣演的嘛,特经典,虐恋情深的,还因为题材特殊被禁过一段时间不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传言也围绕这部电影生了不少。”

  “同性恋?”

  “呃……嗯,对。”

  王也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尴尬,诸葛青不得不想起来这人先前干得那些傻事,又想着这家伙估计是真没遇见过几个活体的同性恋,这点小反应就让诸葛青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故意挑起一个人,说:“小刘后来还和你有联系吗?”

  “没、没有。”王也干咳了两声,挥了挥手,“那陈谷子的事你就别在提了啊,让它和芝麻一起烂在缸里吧您。”

  这事诸葛青能笑王也一辈子,不过得饶人处且饶人,诸葛青打算以后有机会再提起来让王也的脸红一红,话头也就顺着王也的心思转了,说:“这电影可不单单只靠这些噱头扬名,它讲的也不单单只是爱恨情仇。程蝶衣这样的同性恋,只在电影里存在。真正的同性恋啊,可和他完全不一样。”

  “哦……”

  “接着看吧!这部电影值得你认认真真地看完。”替王也按下开始键的诸葛青站起来身,“有热水吗?我去洗个澡。”

  “应该有,我没你那么能费水。”

  “两分钟洗完澡的邋遢鬼闭嘴。”

  王也咕哝了一声什么,诸葛青懒得听,他舒舒服服地洗干净了自个,蓬着一头刚吹完的头发出来,看到剧情进行到段小楼搂着菊仙与程蝶衣见面的片段。

  没有背景音乐,没有旁白,剑拔弩张的气氛全靠着张国荣和巩俐一娉一笑和简短的几句台词,表现得干干净净,看着观者身临其境一般的紧张。就连时常瘫着的王也跟着直起了背,眉间皱出长长短短几条竖,嘴抿成一条平直僵硬的线,全神贯注得连诸葛青过来都没有发现。

  “……今晚上征婚这活儿你得给我接下来。”段小楼说。

  “黄天霸和妓女的戏,不会演。”程蝶衣眼不眨,“师傅没教过。”

  啧。

  诸葛青听到身边的王也咋了一声舌,声音很小,如果不是自己的耳边就在他边上,诸葛青会怀疑边上这位看电影从未入过戏的人,究竟是不是王也。

  这反应让诸葛青禁不住得意,得意在《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不愧是他最喜欢的电影,就连王也这常年处在第四面镜子的人都能进入剧情里去。心里一美,身体就下意识地跟着有动作,鼻子里哼出的一声气飘进了王也的耳朵里,跟着程蝶衣一句高声的“别走!”,让身边这人猛扭过头望了过来。

  猛地转过头来的王也在接触诸葛青的视线时又是一愣,整个人向后仰了一下,一惊一乍的模样让诸葛青好笑又诧异地挑了挑眉,说:“怎么了?”

  “不……咳。”王也撇开眼,转过头,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这不是被你给吓了一跳吗?怎么走路没声没息的,鬼吗你。”

  “陪你看电影啊。”诸葛青拉开茶几的抽屉,掏出一包咪咪虾条,“哎哟,还有不少存货呢,你怎么都没吃啊?”

  “我又不爱吃零食,再说了本来这些东西就都是你买的。”王也嘟囔着起身,诸葛青顺手按了暂停,“冰箱里还有可乐,要喝吗?也是之前剩下的。”

  “喝!”

  铁罐子碰在一块的声音比玻璃杯相撞的声响清脆多了,诸葛青打了一个可乐嗝美滋滋地想,再配上薯片辣条,这滋味给他一百万都不换。

  “哎,还是这样瘫着最他妈爽了!”诸葛青说,“比被王震球灌那些莫名其妙的液体爽多了!唉,感觉好久没有过这种糜烂的生活了。”

  “你成天泡酒吧不算糜烂啊?”

  “那不一样。泡酒吧那可是脑子和身体都要费劲的事,那比得上把脑子全交给电影,把身体交给零食的躺家里看电影啊。”诸葛青咂咂嘴,“要不被混球儿提醒,我还真忘记了这等天仙般的日子呢。”

  “所以你这会儿突然到访就是因为他的提醒啊?”

  “哦,也不全是。”诸葛青伸了个懒腰,“这不是之前给你看的那姑娘家刚好也在这小区,我送她回去来着,顺道就过来了。”

  “……哦。”

  王也不再说话了,也确实没什么话能够再接下去,这人便转了过头接着看起了电影,莹莹的光照着他的侧脸如刀刻斧凿般分明。明朗的眉目直直地看着电视,当真是难得一见的聚精会神。

  诸葛青挪回眼睛,只不过眼神虽聚在电视上,脑子里却闪着与王也相识相知的过往,尤其是这人看电影时的姿态模样——瘫着,半阖这眼,过个十分钟就打个哈切,遇到了剧情点皱着脸一脸无语的吐槽两句,完了再重复前面几个动作,直到眼皮子打架打累了彻底开始闭上休息。电影结束的时候还得靠诸葛青死命摇脖子才能让这家伙自动爬回床,省掉诸葛青搬运一百四十几斤重物的累活。

  可现在的王也不一样了,看得那叫一个注意力集中,有与程蝶衣一比入戏深度的抱负。《霸王别姬》诸葛青看过很多次了,已经很难让他彻底深入剧情之中去感受它的美妙,可知晓着全片内容的诸葛青禁不住得想要化用一句话:

  道是王也今儿对电影的痴迷是潜移默化,耳濡目染。不是,不对,是他自个儿,一步一步,一步步成为这个样子的。

  诸葛青被自己的联想弄笑了,一边又觉得有些不敬,不该对这句代表着全剧精华的话这般化用,可偏偏又觉得对于王也这个人当真是适合非常。只不过现在的他吃饱喝足,对着可以跟着演员一起演绎台词的电影实在是没有再多的精神去享受,困意如积满了水的盆,再多了一毫升之后忽的全溢了出来。

  “我困了,先去睡觉了啊。”诸葛青喝掉最后一口可乐,把丢进垃圾桶里,“你进来的时候小点声。”

  王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睛飞速转到电视上,舍不得落下一幕的急切模样。

  诸葛青耸了耸肩,转头掀了被子,窝进床里开始呼呼大睡,没留一点注意力在别的地方。

  自然也就没有发现到了后半夜才过来占领另一半床的王也,小心翼翼地拉开距离,避讳着身体接触,然后混乱着大脑和情绪,整宿闭着眼却睡不着觉。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