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26 -

  诸葛青自诩自己的酒量还是不错的,白的都能跟别人吹一瓶下去,撑死了上头,完全不怕会倒得毫无知觉。所以昨晚他才敢把王震球那家伙用各类酒品调出来的鸡尾酒往自己的嘴里灌。但有句老话怎么说的,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诸葛青这个人精也有被骗的时候。

  

  当他头疼欲裂地睁开眼睛时,嘴里呻吟着,心里骂着混球儿肯定在酒里下毒了,接着转眼一看就发现自己正在王也的房间里躺着。头顶上是熟悉的空白天花板,就中间一个圆形的花瓣灯罩凸显了一点色彩。直着看到对面的墙上,还能见到当初被他吐槽了非常久的三清祖师挂画。

  

  祖师慈祥善目的眼神和微笑看得诸葛青有点发毛,剩下的那么一点模糊朦胧劲全给驱散了。他闷哼了一声,手脚动了动,下意识伸到床头柜上,找他的手机,结果拿过来的却不是他的,是王也那部早就可以淘汰的苹果六。

  

  诸葛青什么苹果产品没有用过,戳下最下面的homo键看了一眼时间之后,好奇地疑惑了几秒王也的锁屏密码,便重新放回了原处。王也虽然是独居男子,但这床买的贼大,还软,诸葛青偶尔在王也家过夜的时候就干脆和这人窝在一张床上,两个大男人完全伸得开手脚,全然不嫌挤的,瘫得那叫一个惬意。所以在他发现时间还早,脑袋还有点昏沉不想醒的时候,干脆放松了身体,翻身接着与酒劲打架,然后就发觉身边一个蠕动,响起几声布料摩擦的声响。

  

  王也的脸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了。

  

  脸上的两只眼皮闭得死紧,眼皮底下的黑眼圈深了一度,嘴边挂着如泼墨新手般散乱的头发丝,头发丝上挂着点点口水,微微的鼾声从他的鼻腔里发出,睡得那叫一个沉如死猪。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诸葛青发现王也身上的衣服和他昨晚失去记忆前的不一样了。而自己身上穿着的也是自己平日里储存在王也衣柜里的睡衣,不是诸葛青去酒吧穿得那一套。

  

  他捻起衣服闻了一下,别说是没有酒气了,连酒吧里的烟味都没有,只有一股香香的沐浴露混杂着洗发水的味道。这股味道诸葛青很熟悉,因为就是王也身上经常散发着的,他最常使用的沐浴三件套的味道。而此刻这整张床上都是这股味儿,诸葛青凑近了王也,撩起他的一点衣服,入鼻的正是这个味。

  

  诸葛青心领神会地想通了昨晚他可能干出的事情,八九不离十,要么就是王也在浴室里收拾自己的时候撒酒疯让此人感受穿衣洗澡的酸爽,要么就是干脆吐到王也身上了。他还记得自己被王震球搬到王也家的时候,那该死的混球儿向他描述自制的鸡尾酒混合起来的强力功效,尤其是其中一款名为睡美人的鸡尾酒,一口昏迷十分钟,一杯沉睡十小时。手舞足蹈的说着也就算了,那家伙的手肘还时不时怼着自己的胃,偶像包袱深重的他忍了一路呕吐的欲望,等被王也接过手的时候,终于忍不下了。

  

  但具体什么时候彻底释放了胃酸,诸葛青的脑子便是一片空白了。

  

  靠,死混球,绝对是故意的!诸葛青越回忆越禁不住地骂着,又禁不住的庆幸:哎,还好还有个老王,得亏还有个老王啊!

  

  在脑子里过了两遍名字的人动了动身体,诸葛青捏着衣服的手还没放开,这一动迟缓的身体还是感觉到了不舒服,缥缈朦胧的意识就慢悠悠地聚了回来。王也挣扎着,眼皮皱成一颗干瘪的陈皮,瘪了半天才不情不愿的舒展开,然后露出两颗血丝缠着棕瞳孔的眼睛,缓慢地瞄向笑吟吟的诸葛青。

  

  “醒了啊……”王也的鼻音很重,明显还处在睡眠不足的痛苦之中,“醒了就一边玩去……让我再睡一会儿……”

  

  “行,你想吃啥早餐,我给你做。”

  

  诸葛青刚要起身,王也咻的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啧了一声,恼烦非常地说:“坐下!你做啥啊做,下楼买去……我可不想刚他妈收拾完你,又得收拾厨房。”

  

  王也还没有彻底醒来,但意识已经清晰了许多,仿佛是被诸葛青刚才说的那一嘴给吓得。

  

  “家里不是有康师傅吗?我煮包吃。”

  

  “大早上的吃什么方便面!”王也一听就来气,刷得一下彻底睁开了眼,瞪着诸葛青,“他妈知不知道你昨晚又吐又拉,还一个劲的犯胃疼,大半夜我给你跑楼下买药,折腾了半宿才安稳,还想吃这么重油重咸的东西,你不要命就他妈把我一晚上的完美失眠还我!”

  

  “哦、哦……”

  

  诸葛青被王也说得心虚,他当真不晓得昨晚居然如此兵荒马乱,甚至连胃疼的记忆都没有,他现在的胃只觉得空得慌,特别饿,特别想吃东西。

  

  王也见他不说话,哼哼了两声,咕哝了几句,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长发顺着动作就甩到了脸上,藏在头发帘后面的一双眼睛,阴郁地瞪着诸葛青,里面的黑气再浓一点,就可以聚气成刀,把诸葛青皮肉分离了。

  

  自知理亏的诸葛青不敢多说话,只敢拎起一个讨好的笑,几声嘿嘿嘿里全是小心翼翼。王也吹了一口气,手一伸,把掉到前面的头发尽数撩了过去,另一只似乎在摸索着头绳。诸葛青极有眼力劲的把手上的头绳送过去,王也一把夺过来,胡乱拿手指抓了两把头发,一绑,就翻身下床,往外走了。

  

  “干嘛去啊?”诸葛青问。

  

  “你说干嘛去?”王也头也不回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但很明显他还恼着,“给你这个麻烦精煮粥去。”

  

  “哦!”

  

  诸葛青乐颠颠地跟着下了床,他的目标是洗手间,厨房一向被王也划为诸葛青专属的禁地,诸葛青才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王也的霉头,转头清理自己的糊口资本才是正道。

  

  然后一进洗手间,诸葛青看着放在洗衣机上的盛衣框就傻了眼,衣服上面黄黄白白的痕迹,和隐隐散发的酸臭味,诸葛青总算了解到昨晚醉酒的自己给清醒的王也添了多少麻烦。

  

  诸葛青想了一会儿,然后痛定思痛地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捂住口鼻,把这一篮子的衣服主动塞进洗衣机里,倒入洗衣液,完成了昨夜心累无比的王也滞留的工作。

  

  等他洗到一半,就听王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走了过来,说话的声音从门框那处飘进他的耳朵里:“过来喝粥了老青……哎哟,还挺自觉的啊,知道动手洗衣服啊,真是劳累您嘞!”

  

  诸葛青吐了嘴里最后一口泡沫水,抹了一把脸,说:“应该的应该的。”

  

  “亏你也知道。“王也冷哼了一声,佯装着踢了一脚诸葛青,“闪一边去,轮我刷牙了。粥我放桌子上了,电风扇吹着,等再凉一点喝,喝完了吃药。”

  

  “哦!辛苦王老妈子。”诸葛青毕恭毕敬地说。

  

  “滚,我没你这倒霉儿子。”

  

  诸葛青借着王也要踹他的势头溜了出去,窜到厨房稀溜溜地喝起寡淡的白米粥。里面连点葱都没放,味道堪比白开水,但是诸葛青不敢嫌弃,怕王也一生气让他穿着一身睡衣在外面流浪。

  

  “你今天不上班啊?”等王也过来喝粥的时候,诸葛青一边羡慕地看着他一口一口地搭配着咸菜火腿吞粥,一边问着。

  

  “请假了,照顾了你一宿,谁有精力上班。”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

  

  “觉得不好意思就少给我添麻烦,少去什么酒吧啊!”王也一听就来气,数落着,“喝酒也就算了,还通宵,你当你的身体是铁做的吗?”

  

  诸葛青又笑,笑得特别甜,一般姑娘看他这么笑心里已经原谅了一半,但他面对的男子汉王也,所以这笑在王也眼里只觉得这人打算装傻了事,脸色自然还是无动于衷的黑着。诸葛青舔了舔嘴唇,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在王也的怒目而视之下,把那段七秒钟的录音放了出来。

  

  “我王也为了给诸葛青赔礼道歉,答应诸葛青陪他放纵行乐,只要不杀人放火放弃养生,干啥都行。”

  

  铁骨铮铮的誓言响在厨房里,王也的脸跟着黑成一片,半晌不说话,他知道诸葛青什么意思。

  

  “这可是你答应的啊,老王。我不过就是顺着你的意思稍微放纵了一下下,况且你这诺言才行驶了一半呢!”诸葛青笑着说,本就像只狐狸的一双眼睛,闪着比狐狸还要狡黠的光,“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这驷马的腿折了?”王也说,压抑着愤怒的嘴角抽着,末了又叹了一口气,“你这家伙专门录音果然没有好事,我算是被你给坑了,早知道就不该说那句话。”

  

  诸葛青还是笑,他知道王也并没有真的生气,也知道这人讲道理,君子一个,嘴里说着要耍赖,行动上可不会这么无耻。所以诸葛青趁机再一次地向王也提出先前就迫切地想要进行的事。

  

  “既然是去放纵,那当然是要尽情的玩啊!喝酒熬夜就是我以前最爱干的事,不过就是故态复萌了一两天。”

  

  “是是,你都有道理。所以你打算放纵到什么时候?”王也啧了一声,“靠,我当初说那话就该有个期限,顶多24小时就得结束。”

  

  “你既然这么不放心,那就干脆和我一起去酒吧啊!你看着我喝酒,让威士忌里加枸杞都成!”

  

  “你干什么老想让我去酒吧啊?我就不明白了,那地方有啥好玩的?”

  

  “既然叫你去,那肯定是有好玩的。”诸葛青怂恿着,“带你感受感受不一样的夜生活,就像你带我晨练一样呗!”

  

  王也噘着嘴没说话,他眯着眼睛看着诸葛青,似乎在考虑着利弊。

  

  诸葛青静静地等着王也思考,脸上的笑越盛,全然是因为他预感到这把王也带去酒吧的事估计要成了。

  

  把王也带去酒吧也不是为了什么特殊目的,诸葛青就是想让这个人也有点作为年轻人的活力,也让他见识见识王震球这一类混蛋。

  

  简而言之一句话,诸葛青就是想让王也融入自己的朋友圈子里。

  

  昨天在王震球那边回忆这大半年,除了发现自己单身超过一年,也发觉了一件事。

  

  王也这家伙仿佛除了自己以外,就没有其他说得上话的朋友了。

  

  这让他想起刚认识王也的时候,翻此人的朋友圈看见的那这张照片:除夕夜,一桌,一茶,一人,对着电视里的春晚倒计时,在热闹又孤独的朋友圈里道着新年快乐。

  

  诸葛家是个大家族,他的除夕会有一批小孩青年父辈的九宫格合照,可王也呢?

  

  他不想明年的除夕,在他发着这些合照的时候,还在王也的朋友圈里看到那样的照片。

  

  “去吧。”诸葛青说,“你不去我喝醉了还来闹你。”

  

  “我不让你进了我!”

  

  王也瞪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笑了一声。

  

  “行吧。”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