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25 -

  王也有两三天没有见到诸葛青这个人了。

  

  不论是在送快递的时间还是例行给他做饭的时候,王也用钥匙扭开诸葛青家的大门时,庭院里永远都是安安静静的。他蹑手蹑脚地进到客厅里去,只能看到昨天的快递被拆开一个道,也不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就如被遗弃的猫狗一样丢在那里。接着轻轻呼吸一下,二氧化碳过浓的闷感带着客厅中残留的酒味窜入王也的肺里。

  

  这是诸葛青一天不开窗的后果。

  

  王也能够想到这人疯狂了一天,通宵了一晚,出门的时候关上了窗,回家的时候出于责任心验收属于夏禾的快递,迫切的生理需求让他踉跄地走进卧室倒头就睡。保持室内通风环境这种暂时影响不大的事情,他自然就懒得管了。

  

  当王也透过卧室的窗帘缝,看见诸葛青陷在枕头里那乱糟糟的脑袋时,心里啧了一声,道一句果然,接着又是一声叹。转回厨房想动手做点东西,却想到诸葛青这几晚都在外又是酒又是甜点的放纵着,顿时任何做饭的欲望消褪了个干净。

  

  还做个屁啊。王也想。吃饭的人早他妈不想吃了!

  

  王也越想越气,直接气得连自己的肚子都不饿了,拿起桌上的水壶哗哗给自己的水杯倒满了水就想要摔门离开。可真拉开了门要甩的时候,手下的力道还是条件反射地变轻,没发出一点儿能把诸葛青吵醒的声音,在院子郁闷地从鼻子里喷出两口气,整了整头上的鸭舌帽,再次奔赴送快递的战场。

  

  这一股气下来,王也黑着的脸连平日里喜欢和他打趣的师傅都悻悻地不敢凑过去说话了。连着几个同事和居民悄没声地问着王也的师傅,可惜了连师傅本人也是一副有瓜吃却发现种瓜人不给瓜的无奈。王瓜农黑气沉沉,几个蠢蠢欲动的猹想偷不敢偷,就怕正好撞到叉上,就这么犹豫着犹豫着,犹豫道王也主动提出提前下班,这几个成精的猹也没能偷到瓜。

  

  心里憋着一股子的气,王也认清了自己没这个心思工什么作了,干干脆脆地请假走人,扣工钱他也不管了。诸葛青不是任性吗?他也学着这个人任性一次,收拾收拾早退了事。

  

  回了家也吃不进什么东西,胸闷的王也胡乱拆了几包诸葛青留在家里的零食,陪着饮料,填了两口肚子。这会儿独自一人吃的时候,王也偏又吃不太下去了,零食太甜太腻,吃得他口干,碳酸饮料气太多,喝得他反胃。他这个时候才恍恍惚惚地想起来自己是不喜欢吃这些没啥营养的爽嘴食品的,都是诸葛青擅自买来,硬塞进柜子里冰箱里。而真正使用它们的时候,也从未有过王也单独一人在这里蒙头吃的经历,可不都是诸葛青提着一袋又一袋的零食饮料,颠颠跑来窝在沙发里一边看着电影,一边一口零食一口饮料的互相吃着喝着吗?

  

  注意力被电影,还有诸葛青那到了关键处就开始嘚吧嘚吧评论的嘴吸引了过去,哪有机会给他真情实意的去感受这些零食和饮料多出人体所需的糖和油呢?

  

  靠!

  

  王也骂了一声,骂完了这心里偏又空落了起来,觉着他这简陋的二居室明明还没有诸葛青的四合院一个客厅大,居然生生给他发展出来了空旷寂寞的气息起来,好像缺了一个诸葛青就缺了一切生气一样。

  

  为什么啊?王也想着这个问题,脑子搜索这线索帮他找答案,这快半年的记忆跟着就咻咻一下,跟按了F5更新网页一样,成百上千条的回忆就蹦了出来,仔细一看最下面还提示着翻到最后得经过三四十页。

  

  撇开那些个数量最多的文字信息,什么图片文件,音影记录,通通绕不过一个绑着个蓝色小辫、名字里带着同色词的男人。

  

  诸葛青啊诸葛青。

  

  王也发现了,这个时候终于发现了,身边一向空荡荡的人生,在这个大半年的时间里,被这个人给填了个密不透风。只需要十四天就可以形成一个新的习惯,他和诸葛青待在一起了将近两百天,习惯了诸葛青在身边转悠着的习惯早养成了,早就深入他的四肢骨髓了。

  

  所以这个时候,才会感觉到空旷,才会感觉到只有一个人的孤寂。

  

  想通的王也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他半张着嘴,显出来的却不是醒悟,而是新一层的迷茫。他在迷茫迷茫的本身,他觉得这个时候的迷茫很需要解决,但却不知道为什么需要解决。只是脑子里一闪,搭在肚子上的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再一次地进行了一通熟悉到变成潜意识的动作。

  

  打开微信,点开诸葛青的头像,戳开个人相册,翻看诸葛青的自拍照。

  

  然后目光盯着那位拥有精致面孔的金发美女,一瞬不瞬地看着。

  

  这个女孩应该是就是诸葛青最近行动的目标。王也想。应该就是为了她,诸葛青熬夜,喝酒,黑白颠倒,三餐混乱。

  

  她会成为诸葛青的女朋友吧?这么漂亮的姑娘,和诸葛青站在一起,男才女貌,背景音乐可以响起天仙配。

  

  王也迷瞪瞪地想着,眼睛一晃看见跳动到十点半的时间,困顿瞬间涌了上来,哈欠一打,握着手机的手就开始颤抖,连带着手机跟着不稳——

  

  不对。

  

  王也猛地张大了眼睛,因为手机的颤抖不是来自于自己,而是来自于手机本身。

  

  一向拿静音震动当消息和来电提醒的手机这会儿抖得厉害,而手机屏幕上也蹦出一个来电显示——

  

  诸葛狐狸。

  

  王也眨了眨眼睛,然后坐直了身子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男性声音:“喂喂,你好,你是傻逼快递吗?”

  

  “傻……你是谁?你怎么用的老青电话?”

  

  “哦哦!还真是诸葛青认识的人啊!我是他朋友,他喝醉了,让我把他弄到你这来,但他好像没有带钥匙啊,你下来接一下呗!”

  

  对方刚说到这里,王也就听到对面传来一个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尽管模糊,他也能猜到是诸葛青的声音。

  

  “哎,你不用下来了,我找到钥匙了。等会儿开门接一下啊!”

  

  啪叽,电话挂了,把王也想问的一嘴话全给塞回了喉咙。他看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跳起来,几步奔到房门前,嚯得一下打开门,就见一个人拖着另一个仿佛全无知觉的人,一只手浮在半空,正要敲门。

  

  两双眼睛相觑着,看清来人的王也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脑子一蒙,连要接手诸葛青的动作都卡在了半途。

  

  来的这个人,金发红瞳,精致的媚眼下点着一颗妖冶的痣,可不就是王也这看了一天,设想了一天的诸葛青准女友吗?!

  

  可这人不亚于诸葛青的个子,脖子出突出的喉结,还有刚才电话里粗的明显的声音,怎么看怎么想都是个货真价实的纯爷们!

  

  “HELLO!”

  

  王震球自然注意到了王也的不自然,但他哪里理会,只是笑嘻嘻地跟王也打了一声招呼。王也顿了一下,被带着同样回了一句带着京腔的英文版你好。

  

  最后还是晕得七荤八素的诸葛青恹恹地抬起手,朝着王也叫了一声“老王……”,王也才反应过来,赶紧帮着王震球把诸葛青拖进客厅,放到沙发上躺平了。

  

  王震球拍了拍手,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堪比卸了八百斤货的码头工人,对想要给他倒一杯水的王也说:“水不用了,谢谢啊。我这人送到了,就要走啦。”

  

  “啊?嗯……好。”王也的眼睛盯着醉成一滩的诸葛青,回的心不在焉,“麻烦你把他送过来了。”

  

  王震球眯了眯眼睛,没有立即离开,说:“你叫啥名字,做什么的?”

  

  “我?他没有告诉你?”王也有点懵,第一次见到有人问朋友的朋友是问职业的,倒是一边给诸葛青取来醒酒药,一边顺着回答,“我叫王也,哪都通快递员。你是谁啊?”

  

  “哦!哪都通快递的?不错不错,国企啊!我叫王震球,酒吧老板,是诸葛青的朋友。”

  

  “这样啊,你好你好。”

  

  王也漫不经心地客套着,手上捏着药塞进诸葛青的嘴里,接着端着杯子又灌了一口水进去,见诸葛青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才把人重新按平到沙发上。等他做完这些,想要问王震球还有什么事没,就见这个人笑得一脸,一脸奇诡,眼里闪着一股宛若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的光,看得王也毛骨悚然。

  

  “哎呀,老青就送给你照顾了,我先走啦!”王震球说着,走得飞快,转眼间已经到了大门后,“拜拜!晚安!”

  

  哐当一声,门关了。

  

  王也满脸莫名其妙,刚腹诽了一句诸葛青的朋友还真是什么款的都有,就听到被说坏话的人轻哼一声,醒了。

  

  一双眼睛赫然是带着酒气上涌的红,泪汪汪地迷糊着,见到王也的时候,才清晰了些许,接着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说:“哎呀,晚上好啊,老王!还没睡啊,你怎么也熬夜了?”

  

  “我去!你还好意思说!”王也大骂了一句,扇了一把诸葛青的脑门,“还不是你这个醉鬼害的!”

  

  诸葛青愣了一会儿,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一切似的说了一句哦对,然后慢悠悠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除了脸有点红,这一下还真有点像是个正常人。

  

  “你见到刚才扶我来的那家伙了吗?他叫王震球,是不是长得特别美,美得男女不分?”诸葛青突然说道,笑眯眯地像是在说什么娱乐八卦,“嘿嘿,因为这家伙——你也看到我的朋友圈了吧——好多不明真相的姑娘朋友都跑来问我是不是交了新女朋友了。”

  

  “嗯嗯,是。”王也敷衍着,他显得有点窘迫,因为他也属于这群人之一,只不过他没好意思问。

  

  “那群傻子!怎么可能呢!我就算真是个同性恋,那和谁谈恋爱也不可能和那个又贱又狡诈的人精谈!这家伙仗着这张脸,故意打扮得像个姑娘,不知道让多少男人梦碎酒吧!不过啊,倒也真有些不怕的基佬跑来要他来一发。”

  

  诸葛青开始说胡话了。王也无语地看着面前这个东倒西歪的人。

  

  “我告诉你,别看他这样,比我还娘兮兮的,他妈掏出来,比谁的都大!”

  

  王也红了脸,尤其这家伙还偏偏贴在自己的耳边,跟吹气似的往他耳蜗里吹着这种荤话。他啧了一声,恨铁不成钢地把诸葛青搭在自己肩上的胳膊一撂,人就歪倒到沙发上了。诸葛青倒也不气不恼怒,只看着王也傻笑。笑了一会儿,端起水杯喝了几口,又坐直了,木呆呆地直视着前方。

  

  王也刚疑惑着这人怎么了,是不是醒酒药起效了,就看见诸葛青抬起头,面色苍白,抓着王也的胳膊脱口而出一句。

  

  “我想吐。”

  

  吐字刚说出一半,这家伙就甩开王也的胳膊,东倒西歪地要跑到厕所里。王也赶紧跟上去,结果刚接触到人,耳边就响起哇啦一声,王也的脸跟着青了。

  

  这距离,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诸葛青绝对没有吐对位置。

  

  “诸葛青!你他妈吐我身上了!”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