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

22 -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22)

  只要跟诸葛青处久了,粉他的时间长了,都知道这人不是个特别容易生气的人,就算生了气也未见过他当真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总归着算得上是个和和气气的人,顶多了脸上就是浮着一个冷笑,嘴上不带脏的明嘲暗讽几句。一方面是娱乐圈的风气需要他进行表情管理,一方面是一身傲气养成的那股冷漠劲,不乐意与宵小起什么争执。

  

  但对朋友诸葛青就不这样端着了。

  

  诸葛白首当其冲,见过哥哥无耻无赖无理取闹的千百个面,紧接着就是傅蓉,比前面那三无还要多个无情无义无法无天。这都是熟透的人了,抛开亲弟弟不说,傅蓉认识了七年,除开被这张笑脸诓骗的第一个年头,后面的几年深受诸葛“六无主义”的侵害,不但深知此人的真实面貌还各自手握多项对方的黑历史,与此人的友谊常年走在张家界钢丝索上,本以为迟早有一天会断,却没想旅游局一声令下钢丝索变成了玻璃桥,看着吓死人其实牢固得可以承受千人蹦跳。

  

  所以诸葛青从没真的和傅蓉黑过脸,更没有发过脾气。

  

  可是王也不一样了,他从出现开始就成了一个完全推翻诸葛青所有交友经验的人。

  

  不单单是这个熟悉度以年为单位的“六无主义”在以周为单位,后又呈指数式减少到以小时挨个蹦出的情况,还有王也这怀疑是点满了惹他发火技能的手艺。

  

  夏禾寄过来的那产品盒子刚出现在他眼里的时候,诸葛青心里还只是一惊,脑筋转着怎么谈笑间糊弄过去的弯,可当王也眉头一拧,满脸满嘴的质问显出来的时候,诸葛青猛地冷了下来。

  

  不是发冷那种冷,而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突兀降温。

  

  再接着一句话,在王也可以看见的脸上还保持着这个冷度,看不见的血液和脑细胞已经攀升到了最高温。

  

  诸葛青睁开了眼,不再与世不争似的眯着一双弯弯的眼了,他不说话,但鼻子在深吸着气,隆隆地气流转动声在他的体内响得几乎要把王也的声音盖了过去。

  

  他希望这个声音的分贝再大声一点,好让内心里默念的几句咒语——“不生气都是误会”“老王也是好心”“自己要交的朋友不生气”——能够起点作用。

  

  “小刘到底哪里不好,你宁愿用、用这些玩意儿,都不愿意和他试试?”

  

  可该死的王八蛋提高分贝的速度比它们快多了。

  

  被误会成基佬算是他的错,但把自己想成饥渴到是个男人就上的基佬那就是这个王八羔子的错!

  

  诸葛青长这么大除了演戏,第一次真情实意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气得全身发抖,而罪魁祸首却跟个被辜负了多年感情的怨妇一样委屈地瞪着自己。

  

  委屈?你委屈个什么劲?我还没觉得委屈呢!诸葛青心里想着,嘴上却在冷笑,说:“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看我快递的事?”

  

  王也的表情变了,眯着眼睛看着诸葛青。

  

  “万年处男脸尴尬成那副模样当能躲过我一个专门学过神态观察的人的眼睛?王也你也太小看一位演员的素养了。”诸葛青睨了他一眼,“快递员拆看快递这种事侵犯隐私,但在管理上一向睁一眼闭一只眼,纯属民不告官不管。一般快递可能还会包庇一下,但是哪都通一向严苛,我当初要是投诉你他妈就得立即给我滚蛋!”

  

  “……”

  

  “当时我觉得你挺对我胃口,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后面又把你当朋友了,我也就完全不在乎了。现在想想还不如当初就把你给投诉了,省得你这个蹬鼻子上脸的什么不该管的都管,你他妈是把我当你儿子了,还是看我平时依赖你一点就真把自己当爹了?!”

  

  当面接着诸葛青这一通纯粹撒气的火,王也表情先是一僵,而后两条眉越缠越紧,两腮咬得鼓动。他一把把帽子掀了,露出黑成一片的脸,比诸葛青的声音还高地吼着:“投诉?你投啊,你现在就给我投!诸葛青你什么玩意儿啊你,我把你当儿子?我他妈的把你当祖宗!你想怎样就怎样我说什么了?好心改你作息,想让你活得健康点,你答应得好好的,还做出个认真生活的样儿,结果转眼又在这里给我用这些伤害身体的玩意儿!你把我当狗遛着好玩吗,啊?!你不愿意养生你就直说呗,何苦还装得这么纯良配合我!我他妈——”

  

  王也突然动手把拿出来的成人用品装回去,还帮还没签收的诸葛青龙飞凤舞地在运单上签上名字,然后扔进四合院里。

  

  “行,成,你都说道这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这些东西你想买就买,想用就用,我管不着儿,以后也不管了!”

  

  王也这话直接把诸葛青吼懵了,他从没见过王也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普通话全成了北京话,狰狞地整个面孔都有些扭曲。诸葛青看着有点怕,可心里更多的也是委屈,王也以为他在装着配合,却不知道他当真是被他磨成了早睡早起一天三顿的好习惯,不用他喊的那种。委屈一浓厚,再配合没有断过的愤懑,诸葛青的脑子被火烧断了线,揪起王也的领子就吼了回去。

  

  “谁他妈用这些东西了!”

  

  话刚吼完,诸葛青瞬间反应过来的一愣,然后就看见被他揪到眼前的王也回馈他一个一模一样的表情。

  

  “你说什么?”王也半信半疑地问着,手条件反射地抓上了诸葛青胳膊。

  

  “我……”

  

  犹豫之间王也从诸葛青的桎梏之中脱落,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的人,盯得诸葛青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在暴露的慌乱之中镇定地露出一个冷笑,说:“你这会儿怎么就不怀疑我在装了?”

  

  “因为你急眼了,人一急就容易说真话。”

  

  “我没急眼。”

  

  “急了,你一急就开大眼灯。”

  

  王也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诸葛青骂了一声靠,忘记了王也这家伙太过于懂他,导致很多时候在这人面前根本藏不住秘密。王也看他看得热切,热得诸葛青头皮发麻,思量片刻,在心中暗念了一句夏禾对不起,便一五一十地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他没有说得太详细,把夏禾的身份换成了感情深一口闷的某位女性友人,但还是看到王也的表情从平静到震惊的完美转变,最后只会心悸地吞唾沫呢喃这姐们太牛逼了。

  

  “所以一直以来你都是在帮她收快递,一点没用过那些东西?”

  

  “连拆都没拆过,连着快递盒一块转移。”

  

  “那也就是说……”王也露出一个憨厚又不失尴尬的微笑,“您老儿不弯啊?”

  

  诸葛青冷哼一声,说:“不弯,就是没您那么直。”

  

  王也脸上的笑蹦不住了,他似乎回忆起了之前那些窒息非常的操作,舔着嘴唇对着诸葛青傻笑了几秒,又弯腰去拣地上的帽子,戴好,然后踌躇地摸了摸鼻子,咳了几声,说:“那看来真是我误会你了,非常抱歉,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什么?”

  

  “不敢以最诡异的想法揣测高尚的诸葛青。”

  

  诸葛青被他郑重的表情逗得一笑,只不过笑在心里,脸上还板着。他不好意思真笑,因为这话也符合他自己,就是需要把“奇怪”改成“自恋”。毕竟误会王也是个喜欢自己不敢说的同性恋的事虽说也跟着这个误会解除了,但也是确实指导过诸葛青的行动的。但这想法王也不知道,而且现在是王也在向他道歉,诸葛青还是想要占占便宜,便笑着揽过王也的肩。

  

  “干嘛呢,笑得一脸蔫坏。”王也无奈地说着,“我跟你说好了啊,你想要补偿可以,我也认,但是杀人放火抢劫银行……”

  

  “怎么会叫你做这种事,我可是王家钦定的高尚之人!我想想啊,要不你放弃……”

  

  “放弃养生一律不干。”

  

  “……”

  

  诸葛青踢了王也腿肚子一脚,王也假叫一声,然后从他的怀里遛了出去,翻身坐上快递车,说:“今晚想吃啥啊老青?你点餐,还有夜宵也想想。”

  

  “夜宵?我夜宵可都是12点之后的了,在你的严苛命令之下我可是戒了的。”

  

  “没事儿,明天我休息,就当赔礼了,让你放纵放纵,陪你通宵了!”

  

  诸葛青眉头一挑,眼睛和着嘴角一弯,笑得狡黠,按出手机里的录音,非要王也对着手机再说一次当做防止赖皮的证据。王也骂骂咧咧地给录了,然后开着快递车驶出了诸葛青所在的胡同。

  

  给王也发完菜单的诸葛青放出王也录下的音——

  

  “我王也为了给诸葛青赔礼道歉,答应诸葛青陪他放纵行乐,只要不杀人放火放弃养生,干啥都行。”

  

  这句话不到七秒钟,但是很快就成了诸葛青最喜欢的七秒钟,以及王也最讨厌最后悔的七秒钟。

  

  【南阳村夫:玲珑玲珑,出馊主意的玲珑,别睡了,叫上你那位朋友,去酒吧快活呀!】

  

  



相关TAG:
一人之下 也青
上一篇
收藏
推荐 ( 0 )
评论 ( 0 )
下一篇